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今天的我与今天的你约会(中)

【罗恩x你】


“不是西莫的主意,和哈利也没关系。”


这是罗恩·韦斯莱见面后和你说的第一句话,所以你非常确定唯一与此事没有关系的只有纳威·隆巴顿一人,此时他正在参加补考。

但你没有点破。在如何完美应对男朋友的谎言这一问题上,潘西传授了你很多经验,她的恋爱斗争史比谍战还要精彩。至于勾引她男朋友的小三们,由于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下场比那些战俘还要惨得多。


开往邻镇的火车缓缓启动,你把耳机分他一只,开始听歌。他的耳机被他养的老鼠咬坏了,你装作线不够长的样子把脸靠在他胳膊上,手机正在放The Breeders的《Off You》。考试的阴云在盛夏的阳光下散得很快,到处是绿色的田地和宽阔的河流。

过了一会儿,他看你闭上了眼睛,小心地往你这边靠了一点,让你的脑袋能落在他肩上,又偷偷低头来看有没有被你发现。你心里小鹿乱撞,又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悄悄用手把下一首歌调成了《Do You Love Me Now》。


Do you think of me

Like I dream of you? 

Do you wish you were here

Like I wish I was with you? 


歌的节奏很缓,像是温暖的水流,听着听着你们都睡着了,到站广播响了两遍才把你叫醒,你再把他叫醒。等你们下车后,风里夹杂着一丝水草和礁石的气味。小镇远离城市,没有人和汽车的噪声,树上的蝉鸣叫得越加响。

你们在一家小店吃了午饭,老板热心地告诉你们当地有哪些景点、特产和活动,还顺便为你们指路。乔治和弗雷德定的酒店就在海边,据说自从查理告诉他们这片海里有人鱼居住后,他们每年考完试都会来这里,希望能拍一张人鱼的照片来炫耀。


罗恩把这件事当笑话讲给你听,你却较真了起来。

假设有一种动物,你说,背部的皮毛是巧克力色的,腿上有黑白相间的条纹,的舌头很长,能够到耳朵,而且是蓝色的。你觉得这是人虚构出来的吗?

可人鱼和霍加狓不一样,因为有人把儒艮游动的样子看错了,就以为那是人长着鱼尾巴。再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人鱼。他边走边喝完了手里的可乐。

没看见又不代表不存在,你说。

不存在的东西当然看不见,他反驳。

你告诉他人鱼的歌声动人无比,又说你去他家的时候看到过一个硕大的金色的椭圆形的八音盒,里面的音乐就是人们所想象的人鱼的歌声。他思考了一下你描述的是哪件物品,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得意地说那是哈利送给他妹妹的生日礼物。

你在脑中飞速回忆了一下金妮拆礼物时欲言又止的表情,又联想到潘西刚刚收到的专属刻字款祖马龙香水,一边紧张地猜测自己三个月后会收到什么,一边给他们整个寝室的直男审美打了个负分。


而当你们走到海边时,很快忘记了刚才在为什么争论。浅黄色的沙滩上不时有寄居蟹从洞里爬出,在晒得发烫的沙堆顶上挥舞小小的钳子。对方抓了一只来给你,你不敢拿,他又把它放了回去。当他笑话你胆小的时候,你就把你手机新换的蜘蛛壁纸搁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接着,你们在水里打闹了一番,闹得浑身湿透才上来。身上的海水被太阳一晒很快就干了,留下一层细沙和盐粘在皮肤上。路边有几个水果摊,你们买了几个新鲜的芒果,吃得满嘴都是汁。向日葵的叶子上停着一只蜻蜓,你们走近时将它惊飞了一圈,待你们走远又落在南瓜花上。


回酒店的路上,太阳开始西斜。你穿着凉鞋走在不平整的沙地上,偶尔会被石头绊到。几次之后,他看不下去了,说要不我搀着你?你立即见缝插针、见风使舵、见机行事,说这种时候女孩子是要背的。他愣了一下,有点脸红,但还是乖乖蹲了下来。你凑过去,在他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自己却不好意思起来,一个人快步往前走了,等他追上来别开视线牵你的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