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今天的我与今天的你约会(下)

【罗恩x你】

【本故事纯属真实,高甜动作,无专业人士指导请勿模仿(】



洗过澡吃过晚饭,想起中午老板一脸神秘地说晚上一定要去海边看看,你拔了房卡就拉着他出门。从酒店出来鹅卵石路周围的植物长得特别茂盛,你踩着椰树黑色的影子,天上挂着一个孤零零的月亮。


开口时,你问了个比今夜的月色怎样更直接的问题:你问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时候有什么感想。他想了想,说记得斯内普老是点你起来回答他答不上问题,特讨厌。你笑了,问他后来呢?他说后来有一次你们碰巧一起迟到,你手上缠了块纱布,说他是因为送你去医务室才迟到的,斯内普就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你们都只是不小心睡过头了。你问他是不是觉得特感动,他说不是,就觉得斯内普特偏心。你伸手过去掐了他一把。


那你圣诞节为什么要请我跳舞呀?你问。别人都有伴了,他说。那你为什么帮我带饭?你又问。你说过给钱的,他说。那你下雨天为什么拿着伞站在楼下等我?你接着问。我是在等金妮,我妈把她的伞放在我这儿了,刚好她不在,又碰到你。所以你根本不喜欢我?你故意这样问了,很久才小声地传来一句:我也没这样讲。


海边的凉风从裙子边缘荡过,你们坐在一块礁石上,他的手比你暖和。远处有灯光,能看到一些前后忙碌的身影,都是本地的年轻人。边上还有一个木头搭建的棚,棚上挂着灯笼,里面有客人在这一小片暖光里喝酒聊天。


好像经常有男生给你写情书。他说,偷偷看了你一眼。没有的事,德拉科吓唬你呢,你说。他没有再追问,影子落在他抿起的嘴角上。这么没自信?你揶揄道,晃了晃他的手。你知道吗,那天你请我跳舞之前,还来过好几个男生,我都拒绝了。是吗?他惊讶地转过头来。是啊。你看着他浅灰绿的眼睛和里面倒映着的一片海。


为什么?他不解地问。因为,你说,只有你过来的时候问我冷不冷。你说你不冷。他话还没说完,一阵热闹的人声从木棚那边响起,紧接着,天上炸开了红色和绿色的烟花。所有人都被巨大的声响和光亮吸引了视线,烟花此起彼伏,海面上五光十色的倒影仿佛波塞冬抛洒的宝石和珍珠。


你又说了什么,但是他没听清,你只好把脸凑到他耳说,你说我在说谎。你告诉他,以前从来没有人能看出自己在说谎。你注意到他的脸很红,神情不安地看着你,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摇了摇头,低声说了句什么,你没听清,又把脸凑过去。


他在你嘴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你的手一抖,把刚刚在路上捡的贝壳掉在了沙子里。金色的火光细细碎碎沿着天幕撒下,远处吵嚷的喝彩声隐约不时传来一阵。他搂紧你的腰,你的大脑一片空白,又想到那个人鱼的传说,大约看不见的东西确实存在。你闭上眼睛,他身上有种好闻的甜薄荷味。他的吻很轻,你整个人靠在他身上,海风把你们的发丝缠到一起。他正在学着怎样去爱,而你开始懂得被爱。


等你们重新分开的时候,焰火已经结束了,人群也渐渐变得冷清。你们牵手回到酒店时接近十一点,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很快就睡着了,剩你一个人在看电视里播的本地导游节目。节目里介绍说,这里每当一个新的季节开始之时,就会放烟火祈福,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心想事成。


比起祈福,你更愿意相信事在人为。 关掉电视,你把室温调到二十度,藏起遥控器的电池,一边嚷嚷着空调坏了一边翻进他的被窝。他醒了一下,嘀咕着些什么,半梦半醒地把你圈进怀里。很多年以后你还清楚记得,那天你睡得很早,也睡得很好。



【END】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