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榛子蜂蜜牛奶酒心巧克力

【德罗】

【我,金盆洗手,甜】



《榛子蜂蜜牛奶酒心巧克力》


那位带着珂兰钻石项链的小姐刚在门口站定,乔治立刻从柜台里抬起头,给罗恩使了好几个眼色。他正在给一位戴着破礼帽的老小姐搭配包装礼物盒的缎带,对方显然想要一份精致又优雅的礼物去打动某位男性作为上流社会的敲门砖,因此一直喋喋不休地交待个不停。


“麻烦你把上面那个纸做的花换掉,香水用柑橘味的,在牛皮纸袋里面加一层硫酸纸。记住,再廉价也别瞧不起爱情。”


爱情。罗恩不禁耸了耸肩,乔治趁对方不注意又催了他一次。那位小姐已经踏进门了,正在店里左右张望。他认得她,社交场的名媛,有个家底厚的好出身,据说她和她弟弟最近四处购置地产,想要增加与马尔福家族交易的筹码,行事也是大张旗鼓。“干一票大的。”他看到自己的哥哥用口型这样说道,如果顺利的话,接下来半年他们都能过上不需要为昂贵租金担忧的生活。罗恩叹了口气,放下手里两罐枫叶糖霜,向前迎去。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我想在这儿订做点东西。”

“想订做什么?”


于是他又一次听到了那个词。爱情,她说。罗恩礼貌地微笑点头,做出一个手势,领着她往楼上走。没有一楼那些在落满灰尘的货架间吵嚷的顾客,二楼显得更加安静。不大的房间里摆着几张红木长桌,波斯地毯上绣着浅金色的花纹。罗恩拉开流苏窗帘,让光以一种巧妙的角度照在每张桌上那些镶着金边的小碟子里,每个碟子上盖着雕花的玻璃罩。


“这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似乎令对方感到新鲜,她用纤细的手指揭开玻璃罩,拿起了那几百个小碟中的一个,凑近闻了闻。

“这是今年六月收的甜杏仁,原产于地中海,成熟度偏高,可以用来调和牛奶中的涩味。”


品尝了甜杏仁的小姐放下小碟,提着裙子转了个身,又拿起另外一个。

“这也是甜杏仁吗?”她问。


“不,这是巴旦杏仁,味道比甜杏仁更淡些,外形也更饱满。那些是榛子,还有橡子松子和一百二十种别的坚果,你也可以挑选其他配料,比如果干和椰蓉,在后面。左边是一百零三种巧克力,另一边有七十七种甜度不同的果汁和五十九种牛奶,你可以比较一下它们的口感……”


冗长的介绍被轻而易举地打断了,很明显,这位多金的小姐没有看起来那样耐心,也没有足够多的空闲——如果不能行之有效,就是在浪费时间。罗恩注意到她或许急于求成,却还没有做好准备去付出代价,乔治常说对待这种顾客尤其需要谨慎。


“恕我直言,先生。”她说。“我对巧克力和干果没有任何兴趣,尽管能看出你们在收集上颇费了些力气,但由于我对它们一无所知,也无从了解那个传闻中的神秘魔法是怎样奏效的。”


她不再装出一副对什么都好奇的样子,并且了然地提到一种魔法,这是一个好的预兆。


“你说的没错,是有这样一种力量。”罗恩清了清嗓子——信口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总叫他不自在,这是他不如乔治的地方。“它在东方被称作惑术,在西方则被唤作魔法。我们的祖先曾在各个大陆间穿梭游历,也因掌握一些独特的秘术受到皇室和贵族的任用。贤者、术士、通晓万物之人,对他们的称呼不尽相同,但最为人所熟知的一种莫过于:巫师。借助这种力量,你可以得到任何你想要的,尤其是——”


爱情,他说。


“证明给我看。”她掂量着这些话语,要求道。

罗恩没有说话,他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空玻璃杯,然后走到长桌前,依次往里面倒入了一些液体,用手托着杯底轻轻晃了晃。再次回到这儿时,他把这杯泛着暗紫色的液体递到对方手中。她犹豫着尝了一口。

“这是?”发苦的口感令她微微皱起眉头。

“你要的证明。”


他的话刚说完,她就发觉了自己的异常。那颗总是恪尽职守、不慌不忙的心脏正在加速跳动,她的身上出了层薄汗,精致的妆容盖不住燥热的血液。涉世的谨慎只叫她喝了一口,很快就能冷静下来。他想她知道这是什么。


“四十度的百加得白朗姆酒,金桔薄荷汁,克洛特产的波尔多,北卡罗来纳产区的蓝莓手工榨汁,春季在比利牛斯山风干的土耳其榛做的榛子酱,还有一些别的。”

“一些别的。”

她盯着他看了很久,终于露出一个笑容。


“成交。”她说。走的时候留下一瓶香奈儿5号和一张七位数的支票,只为一盒下个月十四日前送至马尔福庄园的榛子蜂蜜牛奶酒心巧克力——鉴于她对巧克力和干果没有任何兴趣,这是罗恩帮她做的决定。乔治为她挑选了一个山楂木的盒子,搭配孔雀绿的宝石暗扣和撒了银粉的细缎带。只有卡片上漂亮的斜花体字是她亲手写的,上面只有一句话:


你的血一度冷了,该再度升温。


 在自家位于北爱尔兰的庄园里等待的一个月时间里,这位精明能干的小姐调查了归马尔福家族所有的十二个产业,包括最令她感兴趣的港口贸易和黑市。有时,她会将计划中的吞并二字用“夫妻共同管理”来替代,并且交待她的管家重新布置庄园,待对方派人上门提亲时不要失了礼数。


到了情人节当天,那盒本应在前一日就送达马尔福府上的榛子蜂蜜牛奶酒心巧克力又奇迹般地回到了罗恩·韦斯莱的手里。拆开包裹的那一刻,香奈儿5号的气味充斥了整个房间。罗恩挑了挑眉,注意到里面的卡片换了一张。


明年记得换个新的把戏。


署名是德拉科·马尔福。他的哥哥不怀好意地笑着绕到他身后,被他看到,打掉了想偷巧克力的手。虽然只是一块普通的榛子蜂蜜牛奶酒心巧克力,却是罗恩最喜爱的口味。乔治拿着塞满玫瑰的木盒开了他几句玩笑,罗恩没理他,当着他的面把巧克力塞进嘴里。刚咬下一口,他感觉牙齿磕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把巧克力掰开来一看——里面有一枚造型独特的钻戒。


而马尔福家族的人向来公私分明,有礼必还,从不厚此薄彼。到了夜晚,一只雕鸮叩响了那位小姐府邸的窗。对方欣喜地解开绑在它腿上的信笺,抚摸着带有字母“M”纹样的火漆封口,许久才将它拆开。上面也只有一句话:


别瞧不起爱情。



【END】


评论(21)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