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同题异构】Ten Minutes Older(一)

【HPSS】

【可能是个悠闲的中篇,尽量不会很长w】

【通贩】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75002ac5gGkfAA&id=562021879407&ns=1&abbucket=19#detail


《Ten Minutes Older》


十月二十四日,飓风“Voldemort”终于离境,阳光明媚的街道上漂浮着各色毛线袜。尽管公共交通依旧停止运营,供电系统和通讯网络也没有恢复,地板和门缝里时不时流出脏水,但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一切似乎又都有了希望。


在通讯尚未恢复的三周里,我充满智慧的朋友想出了一个极具创造力的方法来解决这一难题。他给我写了信,把信纸用蜡密封好,然后交给他在北约克郡猫头鹰训练中心工作的哥哥。


“哈利,金妮说你在日记里用一个很恶心的词定义你和斯内普之间的关系,我想知道到底他妈的有多恶心,以及你们他妈的发展到了哪一步。罗恩·韦斯莱。”


人类的行为,我写道,几乎没有任何一种不被称作是爱的,只是称呼的方式不同而已。石头是爱,因为它是地球的中心,火焰会上扬,是因为爱的功能,铁刀会吸引磁铁,被形容为爱的结果。天体的运转是受到爱的启发,而天使与魔鬼的不同就在爱的品质不同。


我把婚礼请柬和回信放在一起绑到猫头鹰腿上,然后摸了摸它的脑袋上的绒毛。受过训练的猫头鹰十分善解人意,有人拉开窗,它就站起来拍拍翅膀。临走前,这机灵的小动物盘旋着鸣叫了几声,像是在说:“再见,谢谢你的鱼!”——我希望我没有喂错什么东西。


日复一日,我坐在方舟里等待鸽子带回橄榄叶,期待下一封信里能有几个表示和解的词句,对方却不再给我任何回复。


而赫敏,认为我的决定过于轻率,在我们见面的那个傍晚大发脾气。“都怪这轻率令我放弃平静安宁的生活,去追逐一个看不见的影子”——我告诉她,上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在十七或十八个月的时间里用拉丁文写作了《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所谓上帝的话语,是人类所能阅读的作品中最困难的一种。


“可是哈利,就算是你也会有一件永远做不到的事。就算是你——特别是你。”她把被罗恩撕碎的请柬放到桌上。钟敲了七下,我放下茶杯,转身离开。我确定我需要冷静一下。洗手间在二楼,她说,别让我等太久,我有话要和你说。她收回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像是准备来一场末日审判。


我猜我大概没有让她失望——十五秒之后,我冲回座位,将她从座位上拉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拍在桌上,转身跳进一辆的士。“跟上那辆黑色的车!”我喊道。


司机是个大块头,满嘴络腮胡子挡住了下巴。他从驾驶座上回过头,视线在我们两人身上来回打量,显然有些将信将疑。“谁在那辆(该死的)车上?”他与赫敏几乎异口同声。


那辆黑色的车开始启动,没有打转向灯,径直朝前开去,几片黄树叶落在它的车顶。我告诉司机只要不跟丢也不被发现,自己会出三倍的钱。接着我转向赫敏,声音有些不受控制。


“他回来了,你知道他是谁。”


赫敏表情一僵,整理乱发的手停在半空。


窗外的景象缓缓向前移动,夕阳在秋日天空的低处,天色渐暗。四周的彩灯聚集在一起,仿佛河流中的波浪。每个灿烂夺目的亮光处都催促人想象身处其中,就好像肉眼在每一处都看到了那个人的反影,昔日的噩梦从黑暗的角落袭来。


“哈利,”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一般,我的挚友,我所认识的最为优秀,最为勇敢,且最为善良的女性——赫敏·格兰杰,从反光镜里朝我看过来,一下子又移开了视线。我隐约想起她似乎是有话要和我说。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