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白正】棉花糖的制作方法

【家教】【白正】

【没有正经的理学知识,都是瞎编的】

【请不要笑话中二的我(】


《棉花糖的制作方法》


一,在100℃的烤箱里将淀粉预热,铺平在桌子上备用。


“小正,不喜欢棉花糖吗?”

被看穿了。入江正一不动声色地想着,耸了耸肩。

“客观上来讲,”他说,“棉花糖无非是一种碳水化合物,对碳水化合物下‘喜欢’或者‘不喜欢’的定义都是人类主观、独断、非理性的思考方式。”

“那么提问,”白兰·杰索拿出另一袋薄荷口味的棉花糖,饶有兴趣地品尝起来。“如果人类都按照小正那样理性又高效地思考问题的话,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入江正一从屏幕前抬起头。

“会变得很普通,和我一样。”他说。

“是吗?”白兰没有追问,也没有反驳。

他只是在试探,入江心想。白兰·杰索是这样一种人,诚实不足以信任,玩笑却必须小心谨慎地对待,不加提防便会落入陷阱,而这些绝顶聪明的伎俩全是他的无心之举。

“虽然我的想法和小正完全相反,”对方把下巴搁在入江正一的肩膀上,笑眯着眼。“但是,干涉别人的自我判断是恋人才会做的事。”

某个词让入江正一的心跳停了一下。

“这是表白哦。”白发青年睁开紫罗兰色的眼睛,一边欣赏着对方的表情一边补充道。


二,将水、砂糖、葡萄糖粉、麦芽糖放入锅中煮沸,然后转小火煮至112℃熄火。


“确实是他的作风。”

听完,斯帕纳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淡表情,迷你莫斯卡过来拍了拍入江正一的肩膀,又在他眼前摇头摆脑地晃了几圈。

“可是……”入江正一对着显示屏里的锥束CT数字模型叹气,“如果答应的话……”

“挺好的,不是吗?正一一直以来的心愿就能实现了。”熟练操作着焊接点的金发外国人接过话。

“诶?”

“我听到切尔贝罗说,最近总是在正一的战斗服上闻到一股糖的甜味……”

“不要乱开玩笑,斯帕纳!”惊慌失措的入江正一手一抖,误删了七个库的数据。他看到对方少有变化的脸上闪过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的笑容。

入江苦恼地叹了口气,感觉腹部隐隐作痛。“果然还是应该拒绝……”他一边修补数据,一边喃喃自语。斯帕纳听着键盘持续不断发出烦躁的敲击声,从一大块锌合金后面抬起头来。

“或许对正一来说,不用想太多会比较好。”

入江正一捂着肚子回头朝他看去。

“根据仿生理论,”对方一边测试导体外壳一边说道,“所有的温血动物对外界的刺激都在不断做出细微调整,但是人类由于拥有语言和更为复杂的内心活动,不仅会对环境产生反应,还拥有会对内心活动产生的复杂的情感。”

“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听从自己的心。”

迷你莫斯卡从主人身边走了过来,把一根草莓味的扳手棒棒糖递给入江正一。然后,它用它的小机械手点了点入江的胸口。


三,冷却至80℃,加入用温水溶化好的明胶液,放入搅拌盆中,快速搅打至硬性发泡状。


“天真,太天真了。心这种东西,是会骗人的。”

津嘉·布莱德坐在扫帚上晃着腿,没有战斗的日子里,他喜欢靠捉弄其他干部来打发时间。

“你指什么?”而对待他,入江正一显然没有什么耐心。在密鲁菲奥雷日本支部司令官“非友即敌”的人际关系算法中,这个来路不正的魔法师显然早已被打上了“敌对”的标签。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津嘉笑吟吟地拿手指着自己。“区区读心而已,轻而易举哟?”

入江正一皱起了眉头。“够了,”他说。

“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对方捂住嘴笑了起来,“爱恋,这可是世界上最深奥,最复杂,最无人可解的魔法。”他模仿小孩的模样用手指点着下巴。

“说到底,那位大人到底看中了什么?不论是长相,还是才能……”

津嘉·布莱德从扫帚上轻轻跃下,把脸凑到入江跟前。

“唯一值得夸奖的,似乎只有这份——忠诚心呢。”

亮色五角星在人偶眼里闪了一下,很快又熄灭下去。


四,加入白醋和水搅拌均匀,倒入预先铺好的干性淀粉上,加入喜欢的颜色,一滴即可。


入江正一放下了手里的枪。

“请你们不要恨我。”

要做出有关未来的最佳决定就应当审视一下事实,这一点很关键。

“彭格列,我一直在等待你们的到来。”

说出这句话时,没有人知道入江正一在想什么,包括入江正一自己。

他知道这一刻迟早会到来。

昔日的友人站在对面,即使面对如此状况,脸上依然不见多余的表情。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入江正一发现自己对斯帕纳感到嫉妒,在他心脏颤抖不止的那些日子里,连一句“雇用我吧”都没有办法说出口。

一切都结束了。

入江把粘上甜味的战斗服脱到一边,重新调整呼吸。

厨房的烤箱里传出刚刚烤好的棉花糖的香气,离制作完成还有最后一步。既然没有人注意到,也就没有什么可惜的。他想着,用左手捂住胸口。


五,冷却后,用模具压出喜欢的图案,结束。


“小正会背叛我这样的事……”

白兰弯起眼睛,精致的五官浸没在刺目的白光中。


并不是讨厌人类。

但是,总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你能理解我吧。


像是棉花糖咬碎后的泡沫,尝起来和美人鱼的尸体一样,连虚假的希望都不曾存在过。不过说到底,希望终归只是一种无足轻重的东西。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贫穷,科学,宗教,同伴,未来,宇宙,感情,归根结底,都不过如此而已。


……你能理解我吧。


“我一直都知道哦。”

他微微抬起头,在屏幕另一端露出一个完整的笑容。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