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明人不说暗话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许墨x你】


《明人不说暗话》



1、

-那是土星,也是太阳系的第六颗行星。你能认出几颗土星的卫星?米玛斯、泰坦、戴奥尼,还有海伯利安。

-我一个都不认得,还好从来没人问我。

-你是不是觉得我什么都懂。

-没错。有些事是不能用理智来了解的,必须靠别的方法来体会;只要你能忘记不愉快的过去。

-我不同意,人不能没有理智。

-你就是太理智了,人类或许高估了大脑的功能。

-所以你是认为我过于理智?

-是有那么点。我怎么想不重要,谁知道你是怎么想我的。

-我觉得你人不错。


——《曼哈顿》


2、

你:许教授,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许墨:许墨。

你:许墨。许墨,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许墨:你问。

你:伍迪·艾伦曾说,人们的生活正在进入一个精神分析的时代,冲突的程度越来越细微,越来越内向化,并且在这种现代程度的冲突中,心理因素开始起决定作用。

许墨:嗯,我认同他的观点。

你:那么心理因素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判断?

许墨:从理论上来说,接近百分之百。

你:举个例子?

许墨:举个例子,当你走在危险的吊桥上时,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你会误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异性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从而对其产生感情,这就是吊桥效应。

你:那在公园里看萤火虫的时候,或者在游乐园吃棉花糖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也是同样的道理吗?

许墨:从理论上来说不是。

你:那从理论上来说这叫什么?

许墨:我不介意你再坦诚一点。

你:哎,“你要对人有点信心。”


3、

你:我看到你的速写本了。

许墨:嗯?

你:形很准,结构也很精确。你比我有天赋。

许墨:这可不好说。

你:特别是你画的那些罐子里的蝴蝶,像一个封闭自已的人在身边筑着一道墙,绝妙的形式感和美感真叫人觉得震撼。

许墨:你这么觉得?

你:人总想让艺术变得完美,因为现实太过于残酷了,只有转移到幻想中才能被接受。我记得你给我讲过一个关于画家和蝴蝶的隐喻?

许墨:原来在你听来像是隐喻吗?

你:或许我该说“投射”,这样听起来更专业一点。

许墨:不错,讲座听得很认真。既然如此我来考考你,还记不记得这类弗洛伊德-荣格体系的精神分析有哪些不足之处?

你:嗯……假设不可验证。但是要相信直觉也是你告诉我的。

许墨:我想知道你相信什么。

你:那跟我说晚安前我会告诉你。

许墨:哦?看来,你现在大概是很有成就感了。

你:谁还没有点日常任务嘛。


4、

 你:许教授,听说你连续几天不睡觉搞科研。

许墨:有吗?

你:你怎么不养成失眠的时候来找我的习惯?我可以陪你在城市里散散步。

许墨:我发现你最近特别喜欢说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你:有吗?肯定是老师教得好。

许墨:那你都学到什么了?

你:可多了。比如像是,只要满足三个条件就可以建立起与他人的信任,使之放下伪装的面具,展现出真实的一面来。

许墨:嗯,没错。理论上来说,这三个条件指的是真诚一致、无条件正向关怀和同理心,但在实际情况中很难做到。

你:很难吗?

许墨:很难。

你:那怎么办?

许墨:要有耐心。开始的时候,就这样坐着,虽然什么也不说,但是每天都更靠近一点。

你:就像这样?

许墨:……就像这样。

你:可是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如果你不说一声就走的话,我肯定会哭的。


5、

你: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许墨:你问。

你:如果你某天早上醒来发现换了性别,你会怎么办?

许墨:这个问题挺有趣的。

你:而且,如果你变成女性的同时我也变成男性,你说会怎么样?

许墨:嗯,你会好好保护我吗?

你:说不准,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许墨:举个例子?

你:举个例子,我会忍不住天天给你打电话,发短信,在你的朋友圈下面留言,把全天底下用来哄小姑娘的话都和你说一遍。但是你可千万别跟我出去看烟火,去了也千万别在我面前睡着,万一我把你带回我家过夜,真说不好会出什么事呢。

许墨:我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你:来不及啦,因为我的心里,有一头凶猛的野兽正在苏醒。

许墨:哦?

你:它……特别贪得无厌。

许墨:有多贪得无厌?

你:想要你,想要你的全部。



【end】


(注:伍迪·艾伦,《曼哈顿》的导演。

“你要对人有点信心。”出自《曼哈顿》结尾。)



评论(13)

热度(56)

  1. 楠叶青青无声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