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云在青天水在瓶》(上)

【周叶】

《云在青天水在瓶》(上)



1、

“——话说以前的人没有游戏打,闲着没事呢,就去山上求道。虽然说是求道,具体到个人求的东西还不一样,有病的求治病,没病的求来钱,有钱的求上位,得权了又来求姻缘,总之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了。

有一回,一个老哥在山上求道的时候,碰着一禅师。老哥特高兴,屁颠屁颠想跟他谈经论道,跑到人面前就问:嘿,大师,你知道“道”是什么不?

以前的禅师呢,也很闲,没事就琢磨怎么对付这些七求八求什么都求的傻子。于是这禅师看了眼老哥,也不说话,只伸出一根手指,朝上一点,又往下一指,让他自己悟。

老哥立刻傻了,就跟你似的杵那儿发愣。啥意思啊,不懂。没办法,禅师看他没有慧根,脑壳不开窍,只好大慈大悲地给他解释——云在青天,水在瓶。”



2、

“前辈,”站在一旁的喻文州把话接过来,“少天的意思是,周队或许有难言之隐,只好借典故暗示你们一个是云,一个是水,注定没法在一起的。”

“凉了凉了凉了。”黄少天站在另一旁嚷嚷。

“……不是,”坐在病床上的叶修头也不抬,手伸到衣兜里去摸烟,“要非得按照这思路,水里都是云的倒影,是不是暗示小周眼里只有我?”

“哇靠叶修你要脸吗?”黄少天刚从果篮里掏了个苹果,听完这话直接把苹果往叶修身上扔。果篮是苏沐橙探病时送的,叶修肠胃炎感染,没怎么吃,倒是被其他人东一火龙果西一猕猴桃吃干净了。旁边花瓶里装着一束花,白里透红,枝枝叶叶都被仔细修剪过,是周泽楷送的。

“那我们换个思路,”喻文州指着那束花说道:“前辈知道这花叫什么名字吗?”

叶修摇头。他没摸到烟,病号服的口袋里装了一把企鹅形状的棒棒糖。

“下次王队来的时候,前辈可以问一下他。”喻文州笑得意味深长。



3、

“这是芍药。”王杰希嚼着最后一串龙眼,没头没尾来了这样一句,“缘分自有天定,看开点。”

“芍药怎么了?”叶修在病床上搁着脚打游戏,不以为意,“我家那儿都拿这花供佛,说明这花吉利。小周这孩子,做事情真是周到。”

对方没接茬,沉痛地叹了口气。

“芍药是现在的叫法,”他说,“这花以前叫‘将离’,是给人道别的时候送的。小周多久没和你联系了?你自个琢磨琢磨。”

叶修愣了一下。

王杰希趁热打铁,火上浇油,他伸出一根手指,学周泽楷在电视里做的那样,朝上一点,又往下一指。

“看明白了没?人意思是说,他上有老,下有小,没工夫给你耗。”

“和着你一张嘴两张皮,咋说咋有理。”叶修恹恹地翻了个身,不想对着那双大小眼。

“不说别的,你看看你这身子骨,吹阵风就能得流感,吃个烧烤就肠胃炎,平时天天对着电脑抽烟熬夜,人家小周在外地打比赛还得为你操心,他能不生气吗?”

王杰希讲起道理来不光头头是道,还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再有,你说你谈朋友就谈朋友,天天拍你俩卿卿我我腻腻歪歪的照片发朋友圈是几个意思?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没羞没躁死皮白赖,人家小周看了嫌烦,不想理你,该。”

叶修不说话,手把键盘敲得噼啪响。

“行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王杰希拍拍叶修肩膀,又是一声长叹。

“真想不通的话,正好过几天轮回的副队要过来,你听听人家怎么说。”



4、 

江波涛奉了队长之命来看望叶修,刚下动车,冷不丁一下围上来三个人影,吓得他死死捂住钱包。

“江队辛苦了,”对方一出声,竟然是蓝雨的队长喻文州,“来探望叶修前辈的吧?前辈让我们带路。”

轮回副队长看着笑容满面为自己接风的前辈们,惊恐地道了谢,于是黄少天笑得更加灿烂,王杰希笑得更加温暖,喻文州笑得仿佛四月的春风五月的雨,看得江波涛冷汗直流。

“小江,你们队长最近还好?”坐上车,王杰希一只手看似无意地搭到江波涛肩上。

“好,好。”江波涛赶忙点头。

“听说他很久没和前辈联系了?”喻文州搭上他另一边的肩膀。

“对,比赛那边管得紧,也不好用手机,所,所以队长让我来看看前辈的身体怎么样了。”江波涛坐在中间,讲话有点不利索。

“哎呀没事他病早好了,就是懒得动,躺着多舒服吃饭打游戏还不用挪窝,队长我们训练室里要不要也每人配张床啊?”黄少天从副驾驶座回过头插话。

“前辈身体恢复得快,我们都很高兴。”喻文州又把话接过去,“只是前辈还有个心结未解,整日里胸口发闷。”

“心结?”

“你先看看这个。”喻文州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份报纸,上头赫然印着斗大的标题:长江后浪推前浪,问鼎荣耀第一人——周泽楷放话叶修: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周队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不是被问到‘想对同被称为荣耀第一人的叶修说什么话’吗?请问周队为何一言不发,打了个哑谜?”喻文州一字一句问道。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江波涛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哭笑不得地解释,“小周的意思是——”

他伸出一根手指,朝上一点,又往下一指:

“‘这几天冷,容易着凉,不要忘记穿袜子’。”



5、

惨象,已使人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人耳不忍闻。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在黄少天从沉默里爆发前,喻文州和王杰希抢先捂住了他的嘴。

“这样看来,是前辈误会了。”喻文州入戏很快,他低下头,眉眼间七分同情三分痛。

“误会?”

“前辈他以为周队这是对他有意见,有想法,特别伤心。他觉得是自己领队失职,才让周队心里有了情绪。”

江波涛目瞪口呆,暗幸听到这番话的是自己,不是队长。

“没错,”王杰希的戏瘾也上来了,只见他一拳头砸在自己腿上,咬着牙发出一声叹息。“我们劝了很久,怎么都劝不住。叶修这个人你是知道的,疑心病太重,我们说什么他都不信,偏偏他身体又不好,想着这事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所以小江啊……”

两人一人一边按住江波涛,仿佛两座官僚资本主义的大山压在他肩膀上: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6、

“前辈,不是您想的那样。”江波涛站在病床前,毕恭毕敬地说道。

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前辈您放心,队长对您真的一点意见、一点想法都没有。他对您是非常尊重的。”江波涛继续说,眼神清明诚恳。

叶修反应过来,“哦”了一声。“你们队长什么时候回来?”他随口问道。

“快了,应该就在下个礼拜。”

江波涛一边说,一边帮他把箱子推到走廊上。他来得不巧,正赶上叶修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包荣兴帮他去一楼配药,陈果在外头叫车。江波涛算是外人,不方便打扰,说完几句寒暄话就打算走。没想前脚刚踏出门,后脚叶修喊住了他。

“等他回来,不用再找我了。”

叶修嘴里吐出一口烟,“哐当”一声,将手中攥着的一把企鹅棒棒糖全部扔进垃圾桶。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