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意难平(一)

我要开始说怪话了对不起

是个推理比重大于爱情的故事……话说大家都看过少年包青天吗?



【韩周】【叶周】【江周】/【黄喻】

(会有四条结局线)




不是过了寒露,天气才开始转凉的。


有诗曰,叶离花散远江平,天高夜冷梦无清,说的正是这秋来冬至之景。未归者免不了思亲念友,有情人更盼着再会团圆。


这日,年轻的金发剑客收到传书相邀,不等天亮便骑快马出府。此地距皇城千里,骑马也需十数日,好在沿途枫红露白,水秀山峻,更有酒家飘来阵阵醉香,一路扬鞭策马,赏秋痛饮,不胜快意。


剑客身边跟着一个随从,着蓝衣,配银剑,明明是懵懂的少年模样,亦学着吃了不少酒。江南的桂花酿入口虽甜,后劲却浓,少年醉不自知,过山时竟从马上跌了下来。醒来时,他发觉自己躺在一间精致典雅的屋里,左边肩膀一动便疼得厉害,头脑亦昏昏沉沉,一时南北难分。在恍惚之际,依稀辨得外面有说话声。


“……捉活的可费了我一番功夫……”


“……那个大的已经……小的还关在后院……”


“……记得绑起来别叫他逃走……”


常言道江湖险恶。少年惊出一身冷汗,忍痛跃起,只听得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不敢出声,伸手取过剑来躲在门后,在门开的瞬间使出一记又快又狠的突刺,直冲来人面门。这一刺力道虽不大,速度却极快,常人根本无法避过,怎料对方身形一侧,巧妙地后退半步,剑便生生砍在了门柱上。门外爽朗熟悉之声令他愣了一愣。


“小卢你躲门后头做什么?醒了就在床上躺着好生休息看你这一剑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哎你干什么这样看我,莫不是跌傻了?还记得我是谁?方大夫麻烦帮他检查一下有没有摔坏脑子……”


金发剑客还在喋喋不休,自知误会的卢瀚文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向一旁着长衫的男子赔礼道歉。对方倒也好脾气,只笑着摆了摆手,进来后坐下为他把脉,又仔细检查了他的肩膀。


“小少侠身体无大碍,只是左肩伤处还有积瘀阻塞经脉,待我开些舒经活血的方子,再加调养,不日便可痊愈。”


黄、卢二人向他道谢,方明华起身还了一礼。


“两位自剑阁蓝雨远道而来,是轮回山庄的贵客,近日少庄主云游在外,公子有什么需要同我说便是,如寻我不着,亦可去前厅找江管事,山庄里大事小事都由他处理。暂请二位安心住下,等伤好了再赶路不迟。”


见轮回的人如此客气,二人又说了些谢辞。待方明华离去,黄少天把卢瀚文搀到床上,嘴上免不了开几句玩笑。卢瀚文理亏说不过他,猛然想起自己醒来时在屋内听到的对话,他把这事一提,黄少天立即拍大腿站了起来。


“你不说差点给忘了!下午我去山上打了两只兔子,大的已经在厨房煲汤了,小的还关在后院里呢,待我去看看绑上了没有,明天吃新鲜的红烧兔头。”


语毕,蓝雨剑圣轻轻一跃翻出窗去,留卢瀚文一人翻来覆去躺着,许是白日里过于疲惫,不多时便沉沉进入梦乡。


第二日,卢瀚文刚一睁眼,耳边顿时传来一串叽里呱啦的牢骚声。


“你说怪不怪!这兔子还会不翼而飞?地上的绳索完完整整也不像被野猫咬过,我在后院寻它到半夜,硬是连根兔子毛都没见着,院里三面是墙还有一面门上了锁一只兔子能逃去哪儿?看本剑圣抓住它做一盘红烧兔头一碗清蒸兔蹄一屉兔肉小笼包……”


卢瀚文打着呵欠,坐在桌前喝炖了一夜的兔肉汤,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吃完饭就要出门找兔子,卢瀚文怕他生事,只好与他同去。


轮回山庄不算大,布局规整秀气,前厅后院,两侧是厢房。东侧有一藏书阁,建筑颇为讲究,西侧有个小花园,栽种了不少名贵的药植花木,花园外有水名曰“穿云河”,因穿过乱云山而得名,水清可见云影。府内几个家丁着深灰色长衣,腰系白色带,均恭谦有礼。


黄、卢二人一路找寻无果,琢磨着许是哪个不长眼的偷了他们的兔子去开荤,于是沿两侧厢房细细探听。山庄内共有厢房十间,五间在东,用来接待客人,五间在西,府内仆人管事都在此居住。十间房中,靠近北面的两间与主屋相通,东侧这间靠近藏书阁,西侧的则通往小花园,所有厢房中只有这间门口有家丁把守。二人正欲前行就被拦了下来,两名家丁齐齐向前,朝他们抱剑行礼。


“此乃大小姐的住处,两位公子请回吧。”


两人回礼说声冒犯便退到一旁。等过了转角,黄少天忽然脚尖一点,借轻功上了屋顶。卢瀚文大吃一惊,赶忙劝阻。


“黄少快下来吧!咱犯得着为了只兔子跑到人姑娘的园子里吗?”


“小卢你简直是傻听几个下人糊弄人,”黄少天蹲在墙顶上朝他勾手,“何时听闻轮回有过大小姐了?摆明了就是个幌子嘛,守得这么死我倒要看看他们轮回还藏着什么宝贝。”


说罢,他利落地从墙头翻了过去,卢瀚文只得一同跟上,他有伤在身,落地时不免趔趄。谁成想,这边动静一大,惊得一只小活物从附近的草丛里蹿出。卢瀚文定睛一看,这不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稚兔吗!黄少天见了它立刻撸起袖子,摩拳擦掌,收了脚步声从后面靠过去。这兔子却像察觉到什么似的,径直往内园跑去。


二人追着兔子在花园里弯弯绕绕,来到一桂树下,兔子忽然停住,仰起头发出几声细弱的咛叫。树后有一玲珑小亭,傍水而建,黄、卢二人抬起头,只见亭中白影微动,竟走出一位年轻女子。女子着一身白衣,颀颀沿桥走来,裙裾袖袂不染纤尘。卢瀚文从未见过如此好看之人,禁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兔子趁机蹦蹦哒哒到了那人跟前,待对方俯身将它捧在手中。一时间,风拂花落,竟分不出此处是人间还是月宫了。


女子抚摸着怀中的小兔露出浅笑,抬头才见到来人,立即显出几分慌张之色。黄少天上前行礼,将他们来此地的前后经过说叙一番,末了不忘向她赔罪,且将这兔子也一并送给她作礼。


这位剑圣手上功夫利落,讲话却格外啰嗦,滔滔不绝说了快一柱香时间,对方只凝神听着,既不随意应和,也不出声打断。卢瀚文心里暗暗佩服起来,想这大户人家的小姐果然是气度不凡,非比寻常。倒是黄少天,一个人讲了半天没人搭句话,感觉着实有些不自在。他开口道:


“姑娘身为堂堂轮回的大小姐,为何一直隐姓埋名居于此处?日日在这小园子内待着可也觉得憋屈?姑娘如有苦衷,说出来便是,蓝雨剑客行走江湖素来以打抱不平为己任,除奸铲恶,绝不留情。”


“黄少侠误会了。”


闻声,蓝雨二人齐齐回过头去,着白衣的女子在他们身后悄悄松了口气。来人样貌清秀,穿着与府中其他下人相似,同为长衣配腰带,不过却是清一色月牙灰,显出儒雅亲和的气质来。走到近前,他先行一礼,再低头问一声大小姐,末了才拱手道出自己姓名。


“在下江波涛,是这轮回山庄的管事。”





未完待续





评论(1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