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意难平(二)

【韩周】【叶周】【江周】/【黄喻】

意难平(一)




“原来是江先生幸会啊,久闻先生文武双全学识渊博仪表堂堂风度翩翩,今日百闻不如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黄少天开口一通客套话着实虚假,连边上的卢瀚文都听不下去。好在对方看起来并不介意,依旧笑意温和,开口前又再度行礼,态度谦而不卑,话语无一处不周全。


“剑圣如此谬赞,在下不胜惶恐。二位是轮回的座上宾,本应照顾得更周到些,只是不巧近日少庄主远游,山庄里外事务繁多,下面人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二位原宥。”


语毕,他向侧一步,先主后客,分别为他们引见。


“大小姐,这两位是蓝雨的黄少侠与卢少侠,与其他几位客人一样,要在山庄内暂住几日。黄少侠,卢少侠,这位是周大小姐,轮回少庄主的孪生妹妹。”


只见大小姐点了点头,江波涛便继续道:


“小姐天生体弱多病,又患有奇疾,喉部不能发声,且每到换季之时便疼痛异常。少庄主常年在江湖行走,为保小姐安全,有关小姐之事从未向外人提起。今年入秋以来,小姐的病情开始不断恶化,不但喉部疼痛,双目在夜间竟不能视物。少庄主心急如焚,所以将小姐从周府接来这轮回山庄仔细照顾。方才让二位产生误会,实属在下之失。”


经他一提,卢瀚文才注意到周家小姐颈上紧缠着一截细绫,用素色领口仔细遮挡着。黄少天可怜这姑娘,便择了几句宽慰的话说,然后又问道:


“这轮回山庄里还有其他客人?”


“正是,”江波涛答,“除了二位,还有霸图营的韩将军与张副将,京城来的叶公子,均因长途劳顿在此地暂息,现住山庄的东厢房内。韩将军与张副将喜静,所以在下安排了最里侧的厢房给他们,叶公子住在中间的厢房里,那屋子最为宽敞。二位来时,卢少侠昏迷不醒,家丁便将他抬入了五间厢房中离前厅最近的那间,方大夫过来诊治也方便些。二位如认为不妥,亦随时可以调配。”


说完,江波涛将自己的外衣脱下,轻轻披在大小姐肩上,蓝雨二人才注意到园子里不知何时起了秋风,一阵萧寒一阵瑟瑟。江波涛欠身讲了些客气话,又行一礼,欲送小姐回房。两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卢瀚文注意到柔弱的周家小姐竟比黄少天还高出几分,抓着这个由头挤兑了几句,正戳到蓝雨剑圣的痛处上,一路被追打出去。


周家小姐和管事还未走远,二人的打闹声惊扰了卧在小姐怀中的小兔,那小兔划着腿扑腾了几下挣脱开来,重新又落回地上,一溜烟儿地跑出去了。见状,黄、卢二人赶忙上前去追,周家小姐与江波涛亦随其后。


俗话说,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小兔腿上虽受了伤,跑跳依旧灵活,只见它在山庄内东突西撞,一会儿钻进厨房的煤堆里,一会儿从几株绣线菊中跳出来,又朝藏书阁的方向蹿了过去。黄少天被这小兔激起了捕猎的兴致,在前面追得不亦乐乎,可苦了有伤在身的卢瀚文,上下奔走不说,还得一路赔礼道歉,收拾自家剑圣留下的烂摊子。等他从几枝枞树下面钻将出来,却见黄少天不知为何停在了内院中,眉头微蹙,身形戒备。


不远处立着一个男人,身着暗色红衫,肩腰膝处覆黑色精铁铠,不怒自威,气势逼人。对方尚未开口,只站在几级台阶上睥睨二人,却令人莫名胆寒。仔细一看,那只小兔已被那人擒住,提着双耳,僵立不敢动弹。黄少天向前一步,出声要他手中的小兔,那人盯着他许久,末了却自顾转身打算离去。黄少天前脚蹬地,一个箭步跃了过去,那人未回头,只反手举起胳膊挡了这一下。


高手过招,一试便知深浅,单凭这一探一挡,黄少天便知对方实力不俗,可谓强敌。他向后一退,拉开架势,接着朝他喊道:


“你这人好是蛮横不讲道理,抢别人的算什么英雄!”


那人却板着脸,冷冷道:


“小孩,我劝你少管闲事。”


双方对峙互不相让,场面一时紧张起来。黄少天握紧了腰间的佩剑,随时准备刺空出鞘,那人亦攥手出拳,准备一战。二人各自运气,正当一触即发之时,忽然从前面传来一声笑。


“呵,一边是霸图百万铁血营的大将军,一边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蓝雨剑圣,怎么为了只兔子还能打起来?说出去也不怕丢死人。”


在场的人一齐回过头去,只见说话之人刚踏进内院,一身白色衣袍间缂金银丝,手里撑着把细骨伞,懒懒向他们走来,不知是哪家的纨绔公子哥儿。另一人见了他立即沉下脸,似极为不快。好在这时管事江波涛终于赶到,及时打了个圆场。


“韩将军,叶公子,黄少侠,几位都是轮回的贵客,何须为小事伤了和气。”


跟在江波涛身后的周家小姐一直盯着韩将军手中的小兔,对方见到她,目光渐沉。片刻,他缓步上前,将手中的小兔交至她手中。卢瀚文在一旁惊得瞪大了眼睛,却见这铁面将军脸色柔和不少,又伸手将她发间的枯叶轻轻拂去,哑声道:


“快些回去,别着凉。”


周家小姐面色一红,低着头默默接下小兔。还未待他走远,那位姓叶的公子不知何时从后方绕至周家小姐身侧,忽然将人拦腰抱起。周家小姐未加防备,不由惊慌,其余人皆愕然,最先反应过来的黄少天忍不住怒骂道:


“好你个没脸没皮的东西!快放开人家小姐!”


叶公子却扬了扬嘴角,抱着人就往房间走,边走边笑道:


“‘抢别人的算什么英雄’,你说是不是?”


末了,他一低头,声音也低下来。


“还疼不疼,小周?”




未完待续





评论(1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