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意难平(三)

【韩周】【叶周】【江周】/【黄喻】

意难平(一)

意难平(二)



“还有没有王法了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凭他也配姓叶?”


回到房间,黄少天依旧义愤难填,绕着桌子来来回回地走。正在给卢瀚文换药的方明华微微一笑,开口道:


“黄少侠有所不知,这位叶修叶公子虽然出身皇族,言行举止亦有欠妥之处,对我们家小姐却是一往情深。自打叶公子两年前在群英会擂台见到我们家小姐,便花重金在江湖上四处打探,后又往周府寄那些宫中的奇珍异宝,不说各色宝石珍珠翡翠,就是西域特产的镶金玛瑙犀角杯、大理进贡的碧玺明珠凤凰、南海的细玉晶石彩树之类千金难买的稀罕物,也是日日常有,可谓花了不少心思。”


“都说当今皇室淫靡无能果然不假,这些败家的王子王孙只听皇城笙歌不闻百姓血泣城墙内酒池肉林城关外饿殍遍地,如今这公子哥儿竟跑来此处掳掠民女,天道何在!天理何存!”


蓝雨剑圣愈是说愈是愤懑,方明华只得再好声安慰,一旁的卢瀚文却问道:


“方大夫,可去看过大小姐的腿脚好些了没?”


黄少天正坐着生闷气,闻此言不解地回头来。


“什么腿脚?”


卢瀚文细细为他解释:


“我见小姐来时一直由江总管搀扶,便猜测是否因为之前捉兔子时在园内跑动受了累,后见叶公子将人抱起时由左臂施力,右手轻揉小姐足腕,想来兴许是绣鞋不合尺码,活动时扭到了脚。伤虽不重,也还请方大夫去看看为好。”


方明华赞许地点了点头。


“卢少侠年纪轻轻却心思慎密,令人佩服。大小姐确实扭伤了足腕,方才我已命吴起和吕泊远去取了膏药来,敷几日便可痊愈,多谢少侠关心。”


方明华说完,见卢瀚文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便又给他开了些调息理气的方子,然后向二人行一礼,退出了房间。待他走后,黄少天走过来拍了拍卢瀚文的脑袋:


“敢情我们小卢从马上跌下来倒是开了窍了,长进不少啊!”


卢瀚文双手一摊,故意道:


“都说近朱者赤,枉你黄少在喻大人身边跟了这么久,喻大人的本事竟一点儿都没学到,可惜,可惜呀!”


黄少天调侃不成却被反将一军,一时又气又笑,伸手拧他的耳朵。


“好你个卢瀚文!我告诉你可别想拿喻文州来压我,你偷我酒喝的事还没告诉他呢,看看到时候你的喻大人罚你扫几个月的茅厕!”


二人吵吵闹闹,不知不觉暮色已至。白日里折腾得太欢,现下二人都觉得腹中辘辘,便去厨房寻找吃食。刚出前院,却见方才那位叶公子与韩将军正站在通往前厅的石阶前,像是刚刚交谈过一番,一人怒色沉沉,另一人冷笑森森。


卢瀚文赶紧拉着黄少天绕开他们,免得再生事端。二人来到后院,却见一书生模样的男子正在挑拣一堆干草,将其中沾了水的深色草叶去掉,又将其中带刺的草茎仔细摘除。黄少天好奇,正欲前去搭话,那人却先回过头来向二人行礼:


“霸图张新杰,久仰剑圣大名。”


黄少天还一礼,简单客套几句后问道:


“张副将这是在做什么?”


对方将手中挑选过的干草置于一小竹笼中,竹笼由半青的篾条制成,分外结实,笼外则雕刻着一圈花饰。每根篾条还都细细打磨过一番,好让拿着的人不会伤到手。


“韩将军得知周姑娘喜爱兔子,亲手为它做了只小笼。”


边上的卢瀚文不禁诧异,他脱口道:


“想不到那位韩将军竟然对周家小姐一见钟情了!”


“并非如此。”


张新杰语气淡淡地解释:


“两年前,韩将军在营外狩猎时不慎遇险,幸得周姑娘搭救。将军有言,周姑娘于己有恩,必当厚报,他知姑娘心性恬静,喜独自出门,便将这乱云山附近的猛禽凶兽统统猎尽;他知姑娘爱饮甜酒,就在霸图营外种了桃花十里。依鄙人之见,将军对周姑娘情意深重,不在朝夕,却胜日月。”


“所谓英雄莫过美人关,大抵不过如此。”卢瀚文不禁唏嘘道。黄少天面上不显,转过头来却暗暗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张新杰也是聪明人,见他不语,便将话题一转,称自己和韩将军在百花楼与人有约,告完辞就离开了。他前脚刚走,黄少天立即发作起来:


“呸!什么狗屁英雄弄这些个骗小姑娘的把戏,如今世道纷乱暗潮汹涌,京城内变在即,霸图却在漠北日日招兵买马布阵演军,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轮回靠佣兵起家,庄内高手如云得之可得江山半壁,现天下武林哪家不想与之结盟将精兵战将一并收入麾下?他韩文清敢说存的不是这么个心思?”


卢瀚文回想白日这位将军种种举止,正欲辩驳几句,却见管事江波涛提着灯烛走近。看到立在后厨门口张望的两人,江波涛微微欠身,随即笑道:


“近日府内杂务繁多,二位贵客登门还未曾好好招待,实在抱歉。方才在下让厨房的师傅们做了一桌好菜,食材虽不名贵,却是当季时鲜,烹调时少椒少盐,佐以糖醋调味,不知是否合二位胃口。”


说罢,他又从内侧一小柜中取出一坛酒来,对二人言:


“此酒乃轮回山庄独有,以穿云山中特产的鹅形果精心酿造,味甘而醇,气清且郁,饮之可忘忧,飘飘然如入自在仙境,故得名‘笑歌自若’。今晚无星无月,无影无风,金丹银桂为伴,正适合品此酒滋味。烦请二位移步前厅,在下自将代少庄主尽地主之谊,今夜不醉不归,不醉不休。”



未完待续

 


(喻文州在后台换衣服)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