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云在青天水在瓶》(下)

【周叶】

《云在青天水在瓶》(上)

《云在青天水在瓶》(下)


7、

等周泽楷意识到大事不妙,又过去了两天。他给叶修发消息,叶修没回,再发,对方直接下线了。赢了比赛的周泽楷心情超绝低落,面对采访时讲的话也更少了,如果说以前的江波涛是翻译机,能把一个字翻译成五个字,那么现在的江波涛俨然是一台配备英特尔双核处理器的翻译机,能把一个标点翻译成五句话。

“……”

“这次比赛大家都发挥得比较稳定。在打发和技术方面也有很大提升。不可否认,对手的实力非常强劲。最终我们能够赢得比赛,和每个队员的努力密不可分。期待下次大家会有更出色的表现。”

“……”

“轮回战队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不管是场外还是场内,大家的鼓励给了我们很多动力。非常感谢一路走来陪伴和帮助我们的朋友们。今后轮回也会继续努力,争取更好的成绩。我们对下一个赛季充满信心。”

“……”

……充满信心的江波涛累了。

累了的江波涛偷偷给周泽楷订了张去杭州的车票,他把票塞进对方手里的时候,眼见着蔫儿了吧唧的周泽楷像重新浇了水的旱苗苗一样活过来。

“早点去,早点回。”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也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过马路千万小心车啊队长。”

“多穿点衣服别冻着了,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江波涛身后的杜明、方明华、吴启和吕泊远忧心忡忡地嘱咐道,恨不得把自家队长塞进保险箱锁起来,让叶修永远找不着。

周泽楷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把车票放进口袋,点点头,好看的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嗯。”

他说了今天的第一个字。


8、

周泽楷见到了叶修,比他预想中更快,快很多。

其实叶修是被陈果派出来接唐柔的,他想也没想在东站等着,结果人唐柔买的是南站的票,等了好几个钟头没接到人,他正准备打道回府。东站人向来多,这两天赶上节假日,几个站口人挤人,喘口气都难。叶修在的这个站口尤其堵,有个人车票卡机,后面的人要换队伍又出不去,推搡得又狠又凶,前面的人被挤到闸机口,机器一开,直接摔了出去。

摔出去的人挺瘦挺高,皮肤也白,脸上还带着黑色口罩。

“小周?”叶修怕认错人,试探着喊了一声。

“……”

没有错,这个带着口罩的高个男生确实是周泽楷。他惊讶地看着叶修,然后不知所措地把头低了下去。

叶修把周泽楷搀起来,拍拍他身上的灰,左看右看有没有伤着哪儿,嘴里也不闲着,叨叨世道险恶人心叵测,轮回怎么回事居然敢放心让他一个人出来。周泽楷不说话,偷偷看叶修,叶修注意到了,却不说,只顾帮周泽楷翻领子。

差不多是到了该收网的时候。

叶修动作自然地接过周泽楷的行李箱,笑着说道:“来都来了,哥带你转转呗。”


9、

到了杭州,“带你转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去西湖。从火车东站乘地铁到龙翔桥,不光人挤人了,简直是脸贴脸。人流一涌过来,叶修便大大方方拉住周泽楷的手走路,眼见对方左右脚紧张地打了几个磕绊。西湖边景色不错,天高水远,风轻云淡,繁花满树,绿柳成荫。两人走了一路,谁都没提医院里发生的事,周泽楷不想提,也不敢提,叶修却想借题发挥一下,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而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前面那个是雷峰塔,”叶修开口道,“就压过白娘子的那个。”

周泽楷的点头带着点迟疑,于是叶修给他解释:

“据说白娘子本是一条白蛇,修炼前年化成人形,然后和一个叫许仙的书生一见钟情在一起了,感情好得很。谁知有个和尚叫法海,非要破坏他们的感情,掳走了许仙,白娘子就冲进法海的庙里,两个战斗法师打得天昏地暗,最后白娘子打赢了,但为了救许仙,心甘情愿被压在这塔下面。”

白蛇传的故事周泽楷其实早就听过,现在叶修又给他讲了一版,总觉得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

“……许仙呢?”周泽楷问。

“你说许仙啊,”叶修背起手叹了口气,“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进京参加科举,别人告诉他白娘子出了事,他只叫人来杭州带了句话。”

“什么话?”

“‘我对你一点想法,一点意思都没有’。”


10、

……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被分到许仙的剧本的周泽楷心想。江波涛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他讲过一遍,周泽楷起先还不明白,这事儿凡长了眼睛人都能看出是个误会,聪明如叶修怎么还较上真了。不过周泽楷虽然不爱说话,却不傻,他心里清楚现在叶修显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指不定和王杰希喻文州唱的还是红白脸,想给自己下套。

周泽楷眨巴眨巴眼睛,试图用场下非正常手段解决问题。可惜叶修今天不吃他这套,拉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这里呢就是万松书院了,”叶修继续,“梁山伯和祝英台当年在这里读过书。”

“蝴……”周泽楷的“蝶”字还没出声儿,硬是被叶修半途截断话头。

“据说祝英台本是一个大家闺秀,为了进书院读书打扮成男生的模样,然后和一个叫梁山伯的书生日久生情,祝英台要离开时,梁山伯十八里相送,却始终不知道祝英台的心意。结果直到死后他们化作蝴蝶,才终于在一起了。小周,你说这个故事讲了一个什么道理?”

周泽楷的摇头也带着点迟疑,于是叶修给他解释:

“表白的时候直接点,别搞那么多弯弯绕绕。”


11、

周泽楷好看的脸僵住了。

叶修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只伸出一根手指,朝上一点,又往下一指。

“当哥傻啊,不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呗?”

“……”

叶修看着周泽楷半张着嘴努力的样子,也不急。

“怎么,有话想说?”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他注视着叶修,牵起对方的手,放到自己左胸口的位置上。

天上有云,云边是水,水里映着两个人的影子。周泽楷把一枚戒指攥在手心,戒指一转,指缝里就有光漏进来。

“天长地久。”他说。



【完】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