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十七

【周泽楷】


如果你想了解荣耀的历史,那么它只能出自鲜血,和每一个不眠之夜。出自八眼巨蛛的卵,火龙的鳞片和长发海妖冒烟的舌头。独眼女巫临死前,诅咒回荡在大陆每个角落,她要人们献出他们的心,跃入闪着诱人反光的天际。


从沙漠的落日到雪山顶上的寂静星空,月亮灰色的影子慢慢抹去接吻的痕迹,苍白的幽灵,朝每个旅人不断低语。墓地里,冰冷的骸骨也曾在篝火升起的日子饮酒欢笑,黎明前最后几个死去的同伴,他们脸上,喜悦的眼泪,还有一些金色的碎纸屑。


他第一次开枪。


子弹落入泥土,冷色的花开了,成为他手心里攥着的一枚空弹壳,铅和银的味道,不再有人说话。周泽楷。风衣沾上的冰碴,伴随着柔软的羽毛,落下。他闭上眼睛,脱帽向群山致敬,沉睡的公主用三枚萨珊银币换走了他的笑容,藏在黑发间的花瓣,唇间的硝烟,宛如冬日红色的薄雾,热烈地,回应着他的沉默,和靴尖上的血。枪声,远方的哨音,他走在一片橙树林间。


还有子弹所及之处反常的规则。占星者在面向森林的高塔上迷失,温柔的小夜曲,他的眼睛。诸神的祝福缠绕着每一缕夏天的风,亲吻他的指尖,低垂的扶桑,风铃草,蔷薇和满天星,三声重音鼓。山峦从天空落下,在湖水周围徘徊,王座下不息的颂歌,沉重的金王冠听见了他的心跳,穿过神之领域凝视白鸽和回旋的钟声。周泽楷。他的枪杀死了孤独的荒原。


黑夜最后一次集聚所有的力量征服光明,死神在他纤长的睫下睁开双眼,崭新的轮回,又是一个春天。他低下头,羞怯地抿一口胜利的甜酒,在柔软的棉被中做一个柔软的梦。挂在木衣架上的围巾和灰色薄毛衣,新鲜的薄荷草,雪花一片一片落在窗外。周泽楷。它们轻声呼唤着,消失在阳光下,等他醒来。


等他醒来。


沿着漫长的河岸,穿过隧道闪烁的灯,拥挤的十字路口,地铁站,穿过昏暗的街道,烤红薯的锅炉。他一路走来,无数次停在天桥上,眺望那些弥漫的橘黄色灯光。有一天,他会跨越偶然成为奇迹,当他走上台阶,推开那扇门,不再空无一人。他们正沿着漫长的地平线,穿过海上涌动的风暴,幽暗的死亡森林,沼泽地,穿过绝望的深渊,崩塌的王朝,走到他身边。


等他醒来,冬天就会结束。


蜡烛上的火静静摇曳,从第一个到第十七个,转瞬即逝的愿望。手里的枪沾上了雪花,他闭上眼睛。


又是新的一年。




【end】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