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醒来觉得甚是想你

恋语市中心大道许墨生命科学研究所 许墨 收 


尊敬的许教授:

您好


感谢您拨冗垂阅。


方才看到报道,得知贵所第一批新药已经上市,投放至流感重症区各医疗卫生机构,效果显著。作为恋语市市民,在此谨向您及所有为此付出辛勤努力的科研学者们表达感激之情。


距昨日一别又过去十数个钟点,期间未收到您的联络,仔细想来,我与您的上一次会面确实不甚愉快,导致您不愿再同我交流,也未尝难以理解。在某些重要问题上,我们的看法存异,并且由于我的一时冲动、思虑欠妥、缺乏稳重、处置不周,在公众场合与您发生了言语上的冲撞,对您的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在此,我向您道歉。


此外,作为《发现奇迹》栏目的制作人,我在您尚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解除了您作为栏目顾问的职务,没有提前进行沟通,确为我工作失职。至于缘由,抛开理念冲突不谈,见到许教授不分昼夜为全人类的未来操劳,呕心沥血,缺乏休憩,策划节目这类琐事便不忍再加劳烦,因而擅自作主定下此事,请您原宥。


您与我在许多方面观点相悖,观念相左,原本以我的资质与阅历,断不能对您的判断产生质疑。您天赋过人,学识广博,对各个领域都颇为精通,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高屋建瓴。然而无论怎样深奥玄妙的理论体系,都处于不断的完善与进化中,在过程中的某个时期内,都存在自身的缺陷与不足,而这类缺陷对于理论的建立者而言,或多或少免不了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的状况。


现在,我想就以下两个问题与您探讨。


1、“进化理论”的本质


毫无疑问,这种建立在达尔文主义与红皇后假说基础上的理论体系在创立之始便带有浓厚的种族主义色彩,与近现代以来普遍流行的自由平等的思想观念严重相斥,也是该理论难以为社会所容的主因。


假如我们暂时除去道德因素的限制,并且将自由平等的观念视作阻碍进步的群体幻觉,重新制定某种标准对人类进行筛选,控制剩余人口数量,在现有资源的基础上,通过经济、政治、文化等手段建立某种供求平衡状态,并且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得到保持。


平衡被打破后,整个过程将再度循环,而支撑起这个周而复始的机制的理论原点,正是古往今来无数金字塔顶端的天才们想要寻找的那块点金石。遗憾的是,纵观人类历史,其中似乎有一些不断重复的细枝末节,重要的规律却无迹可寻。出众的文明可能导致整个社群的衰落,富庶的经济亦会招致掠夺与剥削,苛政未必引发反抗,民紸同样带来覆没。


在现今evol社会中,基因异变使得“变化”更显著地出现在部分人身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确实比普通人更加“优异”,对环境有更高的适应性,按这种标准进行选择,而将剩下的人类淘汰,由于人口的显著减少,的确可以在某段时间内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新世界”。但只要社会的结构没有发生变化,没有从千百年来无数次实践中创造的无数种囹圄中跳脱出来,这种仅仅因个体基因变化造成的“多样性”将愈来愈趋向单一,如若遇到可能导致消亡的灾难,必然造成人类不可逆转的毁灭。


此外,以上结论都是基于一种既成事实的探讨,无论如何掩盖,在此过程中剥夺他人生存权利的暴行都将对未来社会造成长久的不利影响。这些您一定比我更清楚。因此问题就在于,为了乌托邦式的梦幻蓝图断送人类的未来,是否真的比人类自然繁衍带来的最终灭绝更有意义呢?



2、是否存在“更好的未来”


罗丹曾说过,社会中最糟的虚妄之言便是追求进步的想法,我对此表示赞同。您曾对我说“为了更好的未来”,其中“更好”二字我却始终不能理解。


相信您作为科学工作者一定会认识到,评判某个社会“好坏”程度的标准并非能够用数值来量化,科技程度的高低、教育水平的上下、经济的发展程度等等近现代社会学提出的指标并不能完全作为评判社会的依据。在南美洲的热带雨林里,原始的人类依旧以部落的形态生活着,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不发展商业、农业或者手工业,只是依据代代相传的刻板规则开始并结束他们的人生。一些人类学家与他们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却发现现代人类社会所具有的种种关系在这些原始部落中已然初现端倪。


他们能够洞悉文字的本质其实是欺骗,位置与社会地位之间的关联,图像对思维产生的影响,换言之,现代人类社会实质上便是原始群落更为精密、细腻的翻版。然而,定义他们的文明为“低等”,他们的社会为“落后”的却是身处所谓“文明世界”的我们,因为我们毫不犹豫地认为人类社会一直处于发展阶段,纵使会走弯路,却一直在向前延伸。


您认为我们像爱丽丝那样不断奔跑才能停留在原地,或许并没有错。但同时我也觉得,倘若停下脚步,并非会有什么不同。正如您所说,只有绝对的逻辑才能辨明这一切,而绝对的逻辑不是人能做到的,或许只有站到神明的角度,从时间、宇宙和熵的角度来谈论这一切,才能得出结果吧。可是这样的结果对人类来说又有何价值呢?



昨日我回到家中,意识不甚清醒,躺在床上便睡去了,做了不少梦。醒来之后,不知为何,只觉得特别想见您,说不出理由。又记得朱生豪给宋清如写信,“醒来觉得,甚是爱你”,按照您的说法,这是刚从梦里醒来,大脑中还残存着一些潜意识的痕迹,多少揭露出内心压抑的欲望,我醒来觉得,甚是想你,因此提笔写了这封信。希望您醒来之后,在为全人类的未来操劳的空隙里,也能想一想我。


另,刚才做了玛格丽特饼干,便冒昧给您寄了一份,多放了些糖,如果您不喜欢,可以转交给您的同事周先生。不过想必您是喜欢的。前日闲来无事制作的千余瓶干花暂存在您府上,花开堪折,莫负花期。如果您不喜欢,只需知会一声,我就拿去送给孩子们当礼物了。


想必您一定是喜欢的。


最后,祝您身体康健,万事顺利。


盼早归。

                                                                                


您的学生

八月十日于家中





瞎jb写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