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恶人的幸福如湍流,转眼即逝

一生有你

【轮回中心,一点点周翔】



1、

轮回的休息室在二楼,房间不大,里面放了一台立式空调,一个饮水机,一张台球桌和几张沙发,饮水机旁边贴着轮回战队每年的集体照。第一张集体照贴在最左边,就在这屋拍的,几个年轻人穿着队服站在台球桌前看镜头,动作表情都很僵硬。


那时候,轮回的队长还不是周泽楷,甚至不是张益玮。照片上的人几乎全是生面孔,可能只有方明华还认得几个。他们的经理就站在中间,比现在年轻也比现在瘦,乐呵呵的笑着,有空的时候还会来休息室给植物浇水,薄荷、茉莉、仙人球和小叶吊兰,盆盆长势喜人。


休息室门外,贴了一副对联,红底洒金,黑字草书。上联: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下联:两副忠义胆,刀山火海提命现,横批轮回必胜。字是吕泊远写的,他的书法以前在市里得过几次一等奖,可谓真人不露相,高手在民间。


休息室离楼梯口近,出门前等车等人等通知又是家常便饭,像现在等着周泽楷回去换衣服的空当里,几个人就窝在休息室聊天打屁。方明华先到饭店去订桌,江波涛绕到楼下看了眼蛋糕盒,不太放心,把上头的彩带重新紧了紧。


等他上楼重新推开休息室的门,房间里的电话机突然叮铃铃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方明华的号码,江波涛走过去,感觉背后森森的,一回头,三双眼睛正牢牢盯着自己——硬生生憋着笑的是吴启,还有等着看热闹的杜明和吕泊远。



2、

而最先起疑的,是事发时并不在场的周泽楷。


在静默咆哮第六次血条清空之后、吴启心态爆炸之前,周泽楷从显示屏边上探过脑袋,困惑地盯住方明华。方明华面不改色,还朝他慈爱地挥了挥手。于是周泽楷慢吞吞转过头来,眼见着杜明和吕泊远心虚着别开脸,吴启直接拉开门夺路而逃。


发现只有自己不知情,向来不善言辞的枪王眼里溢出几分委屈。出什么事了呀?周泽楷努力回想一番,昨天他过生日,依照惯例,凡是队里有活动,晚上不训练,大家一起吃饭唱k。回来的时候还早,洗完澡他就睡了,顺便梦见轮回得了冠军。


出什么事了呀?


他走进训练室,就看到平日里脾气最好、场上场下最爱照顾人的方明华操纵着笑歌自若,上下挥舞长柄十字架,凭借一己牧师之力把吴启的刺客敲到脑壳开瓢。而最有队友爱的杜明视而不见,最富同情心的吕泊远无动于衷,最温柔最体贴的江波涛甚至助纣为虐,几发精准的斩击逼得吴启无处可逃。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可惜周泽楷生性老实,不会动歪脑筋,猜不透他们在作什么妖,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到了善解人意的副队身上。坊间传闻轮回副队江波涛是个神人,精通读心之法,此时周泽楷尚未开口,对方了然地冲他一笑,“没事小周,吴启把休息室那个座机的彩铃给改了,方哥正教他长记性呢。”


还有这种操作。周泽楷心下赞叹,不禁好奇地拿出手机,座机号码八位数,他按下拨号键,果然没有传来规律的嘟嘟嘟嘟,又隔了几秒,响起一个沧桑中带着柔情的男中音: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3、

“小方”是轮回经理对方明华的爱称,就和小周小江一样。方明华刚进轮回的时候也不过十八九岁,一路摸爬滚打过来,转眼间成了队里的顶梁柱,现在只有经理见了他还会笑眯眯喊一声小方啊。


要说轮回的经理和其他战队的经理比起来有什么不同,似乎也说不上。早些年,他在通讯行业拉电缆跑业务,后来儿子沉迷网游死活要打职业,被家里说了两句,赌气跑到国外去了。再后来他出资成立轮回战队,里面也有几分愧疚的心思,奈何儿子找了个漂亮的外国女朋友,不但不愿意回来,连电话都懒得给他打,时间长了,他看着战队里的年轻人,个个都像自己小孩。


方明华结婚那天,经理也去了,给了他一个厚厚的大红包,好像自己儿子结婚一样高兴。酒席散场的时候,方明华帮他叫车,经理不知道喝了多少,眼眶红红的,点烟手抖了三回。那年夏天,霸气雄图刚刚截断嘉世王朝的三连冠,百花在一旁虎视眈眈,蓝雨和微草培养的新秀开始大放光彩,而轮回,不过是支无人知晓的队伍,比赛时坐在最角落的座位里,还要站起来给别人让道。


那年夏天过完,方明华敲开经理办公室的门,在他身后低着头,跟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第二天,这个年轻人成了轮回战队的新队长,拘谨地站在所有人前面做自我介绍,声音又低又轻。


而再过不久,昔日的强敌们都将牢牢记住这个名字。



4、

吴启从休息室回来的时候,手里战战兢兢端着杯刚泡好的枸杞,他讨好地放到方明华桌上,一甩袖子,自觉地退下了。周泽楷思索片刻,重拨一次电话,只听里面脆生生传来:“爸爸 爸爸 爸爸 爸爸 好爸爸 好爸爸,我有一个好爸爸……”


旁边杜明和吕泊远已经倒在地上笑得腰酸腿软手抽筋,江波涛还在教育吴启,听到这歌也乐了。


周泽楷忽然心思一动。


当天晚上,吕泊远订了披萨想让人帮他拿,那头变成了“不知你回来的时候还要有多久远,就算最美丽的花朵会不会依然鲜艳”。江波涛出差两天安排战队参加全明星的赛程,打电话回来就听到“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等全明星结束,杜明陷入茫茫单恋,应景的歌声再次响起,“明明很爱你,明明想靠近,但是你的身边有人捧花总是拥挤……”气得明明差点没把电话线拔断。


俗话又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后来周泽楷的广告上市投放,立刻马上第一时间被队友们录下来设成彩铃,大家人手一支圆筒,享受被枪王吃定,被队长加训的美好时光。


时值第八赛季,轮回战队一路凯歌杀进四强,队员们白天实操,晚上开会看资料复盘,训练室里键盘噼里啪啦敲得震天响。为了不影响内部团结,江波涛组织了一次和平会谈,商定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整栋轮回大楼循环放了大半个月的《千年等一回》,终于,在决赛当晚一跃变成了《难忘今宵》。



5、

周泽楷记得第一次夺冠的时候,六个人在外面待到凌晨四点。吴启说记不清自己那天喝了多少瓶青岛,江波涛说八瓶半,还有半瓶是江小白。周泽楷出门不喝酒,喝酒不喝多,喝多了酒品也很好,倒头就睡。第二天在休息室里醒来的时候,看到边上杜明腿搁在吕泊远肚子上,一只手攥着奖牌,一只手勾着给他们送早饭的方明华死活不肯放。


周泽楷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轮回赢了,不是做梦。他重新闭上眼睛,江波涛轻手轻脚进来给他们每人盖了条毯子,不太放心,又把空调往上调了两度。等到吃中饭的点,大家才从地上沙发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扑上去拥抱自家队长。


周泽楷觉得很高兴,腰被勒得喘不过气来也高兴,被江波涛拉出来护着顺便看其他人挨骂也高兴。那天天气很好,休息室里种的植物有的在长叶子,有的在开花。周泽楷把他的那块奖牌挂在他们的集体照旁边,经理推门进来,咔嚓给他拍了一张。


等到第二次夺冠的时候,大家都稳重了许多。吴启喝到第八瓶冷静地放下酒杯,杜明想给单恋对象打长途电话,被江波涛一把拦下。周泽楷没有喝酒,帮方明华把人都抬回去,一个人坐在露台上看星星。方明华走上来拍他的肩膀,和他说谢谢,周泽楷摇头,把谢谢还了回去。方明华又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周泽楷还是摇头,意思是没有打算。两个人静静地待了一会儿,听见鸟叫,听见杜明在里面说梦话。


又过了一会儿,他说,大家都很好。



6、

轮回拿了冠军,把办公楼重新翻修了一遍。白漆是新刷的,楼却是十几年前建的,部分基础设施很不科学,比如,每隔一层楼才有厕所;又比如,所有座机都和前台的客服电话连在一起。


轮回拿了冠军,打电话过来的人也多了起来,想采访的记者,想在青训营报名的高中生,当然最多的,是想见周泽楷的粉丝。夏休期刚刚结束,前台还没来上班,江波涛有事要出门,剩下几个队员自告奋勇,说有电话来就让他们接。


第一个打电话过来的是个男青年,听声音大概二十岁出头,讲话很冲,和吵架一样。


“轮回吗?”


吴启接起来,是的,你好。


“你这破地方在哪儿啊?”


这话就有点莫名其妙,像是其他战队的要过来寻仇。杜明直接把听筒抢过去,在哪儿你自己找啊。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只听见急燎燎的呼吸声,似乎是在压火,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都高了几度。


“你们那个周泽楷在不在!我找他!”


杜明和吴启眼神交流了一下,估摸着是个暴躁男粉。


你找队长啊,杜明说,队长去机场接朋友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等他回来了再打给你?


“啊?他已经来了?那……那我再等等。”


电话挂断,不知为什么对方听起来似乎很高兴。


另一边,江波涛带着周泽楷在偌大的浦东机场转了三四圈,终于看到一头金发的孙翔,正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偶尔抬头四下望望,眼神确有几分不好接近。


早听说对方是个暴脾气,大热天等这么久心里怕是不痛快,江波涛就没敢让周泽楷和他握手。周泽楷抿抿嘴,试图伸手帮人拉个箱子,又被孙翔一把拦住了。在孙翔重新拿回拉杆之前,周泽楷又把自己的手递了上去,孙翔一愣,皱着眉头握了握,周泽楷说,欢迎来轮回。


说完了话,几个人就朝着出口走。孙翔腿长,走得尤其快,江波涛追了两步上去,看对方耳朵尖红红的,心想这天还是太热,等会儿上车前给人买瓶冰水喝。



7、

等到世邀赛的时候,孙翔已经完全,完完全全融入了轮回。他人在苏黎世,早上给杜明一个电话让他帮忙喂兔子,下午问吴启和吕泊远要不要买东西,晚上和江波涛抱怨叶修,剩下的时间缠着周泽楷。


孙翔缠着周泽楷也不是没有原因。自从进了国家队,他看着一旁蓝雨微草打得火热,烟雨霸图友好交流,兴欣的几个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只有自家队长一个人坐着发呆,怪可怜劲的。唐昊过来找他玩,他把这想法一说,对方站起来后退三步,惊恐地说,孙翔你变了。


周泽楷一个人待着其实挺自在,他不爱说话,就看着其他人闹。孙翔却谨记着临走前江波涛那句“出门在外,你们要多相互照应”,天天试图拉周泽楷融入集体。


孙翔对融入集体的理解稍微有点偏差。比如,周泽楷受教育水平高,英语很好,孙翔就和发小广告的似的到处跟人喊“你们有事都找周泽楷啊,他英语可牛逼了!”;又比如,训练的时候周泽楷打得猛一点,孙翔又要帮他得意洋洋地吆喝,“看到没,就你这样的,周泽楷一枪一个,两枪一双!”,弄得周泽楷总是脸红,总是很不好意思。


时间一久,周泽楷融没融入集体不知道,其他人倒是对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帅哥多了三分同情,十分照顾。苏沐橙买了水果回来,拿出两个橙子塞到周泽楷怀里,说小周辛苦了。王杰希泡薰衣草花茶的时候给周泽楷也泡了一杯,说周队不容易。周泽楷说,还好,想了想又说,孙翔,比较累。


但其他人毕竟不是江波涛,不知道这话被怎么理解了一番,等到晚上,叶修又把孙翔抓过去加训。周泽楷过去陪着,叶修开口就问他要不要转会兴欣,边上王杰希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北京。


周泽楷当然没有转会兴欣,倒是真的去了趟北京。国家队赢得风风光光,体育总局把他们叫来接受表彰,央视记者都安排上了,一群人从苏黎世直飞首都,拍照开会采访又折腾个把礼拜。轮回的队员们夏休期也不回家,待在轮回大楼里盼星星盼月亮,把电话彩铃都换成了《你快回来》,江波涛拗不过他们,大晚上给周泽楷发视屏。


周泽楷点开来,一群人围坐在轮回食堂里,恰逢方明华的夫人过来慰问,说给大家包饺子吃,一盘猪肉白菜馅儿的,一盘鸡蛋韭菜馅儿的,一盘虾仁馅儿的,一盘牛肉芹菜馅儿的。方明华还在厨房里忙活,就听到江波涛压低了声音说,饺子是饺子,嫂子是嫂子,谁要先提饺子再提嫂子,明天方哥打爆他的脑子。


过了会儿,喻文州从走廊上路过,看到周泽楷举着手机一脸落寞,关切地问,周队怎么了,是不是想家了?



8、

小时候,周围的大人们总说周泽楷反应迟钝。


今天出门得晚,天黑得早,周泽楷在回家路上给自己买了个手掌大小的蛋糕,出店门才意识到没拿蜡烛,又走回去领。蜡烛是星形的,他接过来放进纸袋子里,推开玻璃门,发现有雪花在飘。


十一月的上海不常下雪,周泽楷呼出一口热气,在冷风里仰头看了看天。商业街上人来人往,黄浦江里的船在码头卸货,两岸灯火黄澄澄映在水里,一块大屏LED上方赫然闪烁着“荣耀”两个金色大字,下方滚动的选手照片几乎全是生面孔。


退役三年,很多新人他都不认识。一枪穿云给了于念,把账号卡递到对方手上的时候,他想起曾经方明华问过他以后有什么打算,抬头看到门外贴着那副对联,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两副忠义胆,刀山火海提命现。


于念还在抹眼泪,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肩负起轮回的未来”似乎有点太过沉重,想来想去,他把训练室里的人都聚起来,叫于念上去做了个自我介绍,他站在下面,第一个鼓掌。


雪越下越大,周泽楷站在江边,拿出手机按了八位数。记忆真是神奇的东西,他想,这么多次大大小小的输赢胜负忘干净了,三年没打过号码却能记得清清楚楚。他把手机贴到耳边,里面先是传来阵热闹的杂音,接着响起钢琴柔和的伴奏声。


“小周要不要一起唱?”


周泽楷摇摇头,笑了。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他只要换身衣服下楼,就能看到大家都在休息室里等着自己。


他的心跳猛然快了一拍。


包间里很热闹,江波涛说这段要录下来当彩铃,六个人举着话筒就开始唱。孙翔的声音最亮,杜明难得没有跑调,吕泊远和吴启配合了一个高低声部,方明华唱歌的时候格外深情,据说当年靠这一手赢得了嫂子芳心。


“你好,这里是轮回战队。”



9、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的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

我都陪在你身边



六个人举着话筒就开始唱,唱到最后,喉咙里都像梗着木头似的。江波涛把话筒递到周泽楷手里,周泽楷站起来,鞠了一躬。


谢谢。


吴启转过去,把脸埋在衣服里,吕泊远仰头拼命眨着眼睛,方明华把餐巾纸递给杜明擦鼻涕,江波涛眼圈红红的,一直忍着,没有掉眼泪下来。孙翔喝多了哑着嗓子吼,不就是退役吗,你们一个个哭什么哭,谢什么谢。



10、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


谢谢有你们。


他放下手机,抬头看天上的雪。







(全文完)




孙翔说他要自己去买花

【周翔】



孙翔说他要自己去买花。

 

杜明正吃着西瓜吐着子儿,等反应过来,训练室的门已经嘭一声关上,走廊里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也消失不见了。他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隔着窗玻璃往外看的时候,正午毒辣的太阳光猛地晃了他的眼睛。


孙翔从一楼大厅出来,身上穿了件黑T恤,站在路口被沥青马路的热气烫得直扯领子,几串项链挂在脖子上哐当乱响。离这儿最近的花店在另一条街上,来回少说半个小时。孙翔步子迈得很大,手插在裤兜里,下巴尖朝上抬着,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穿过马路很快就没了影儿。


吴启拎着两杯绿豆冰沙走进来,看到杜明在窗户前杵着,也不出声,直接绕到他背后把摸过冰的手塞进他脖子里。杜明生生吓了一跳,气得追出去十几米。闹够了,两人往休息室的沙发里一瘫,杜明先是挖了几口冰沙,突然问吴启:“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吴启头都没抬,“老板明天出差回来,今天放假最后一天。”


“奇了怪了,”杜明叼着塑料勺子看天花板,“你说今天也不过节,孙翔买花做什么?”


“不过节就不能买花了?”吴启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和着每次和兴欣打比赛,你手里抱的那一大捧都什么?”


“这能一样吗?”杜明狠狠捅他一把,“我的花有人送,孙翔有吗?”


“当然有啊!”


吴启毫不留情地捅回去,他下手力气更大,硬是把杜明挤到了地上。


“你说队长?”杜明站着愣了会儿,迟疑地问:


“他给队长送花……什么意思?”


吴启白了他一眼,“你给人唐柔妹子送花什么意思?”


说完他自己先意识到了,用手捂住半张嘴。


“不行,”杜明拍案而起,把剩下的沙冰一口气倒进嘴里,“事态严重,必须上报组织!”


两人一路小跑奔向江波涛的房间,哐哐哐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倒是把正看着球赛的吕泊远和方明华喊了出来。杜明拉着他们将刚才的事情重新讲了遍,边讲边比划,把吕泊远和方明华听得一头雾水,吴启在旁边看不下去,帮他提炼了一下中心思想:


“突破禁区临门一脚,成败关乎轮回未来——是哥们必须帮!”


哗啦,吕泊远手里的薯片掉了一地。


“孙翔和队长居然是……这种关系?”


“我去,这么明显你没发现!”杜明惊讶地看他一眼,“上回我们一起下馆子,他俩喝完酒可就差手牵手了。”


“还有之前去K歌那回,”吴启补充,“孙翔拉队长唱都什么啊,无解的眼神心像海底针?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方明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说起来,”他回头指了指吕泊远,“你手上这薯片,前天孙翔特意给队长买的……”


“这不是重点,”短暂的沉默过后,杜明拦下一脸视死如归的吕泊远,“重点是,队长现在人在哪儿呢?”


“这儿。”


周泽楷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跟在后面的江波涛被他们一脸见鬼的惊恐表情逗乐了,笑眯眯地问: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今……今天好热啊……”杜明咽了咽口水,用手推旁边的吴启。


“可不是吗!天,天气预报说有四十度呢……”吴启看向旁边的吕泊远。


“哎方哥你不热吗?”吕泊远把话抛给方明华。


“还好,房间里有空调。”方明华自然地接话,“倒是小周,你穿长袖不热吗?”


周泽楷点点头,“拍照。”江波涛把话补全:“小周刚刚在拍宣传照,拍完回来换衣服就看到你们堵在门口。”


“那赶紧换衣服,热坏了怎么办!”杜明马上站到一边,揽过吴启和吕泊远就往外走,“队长你先忙,等下来休息室吃西瓜!换最好看的衣服下来啊!”


其他人当即会意,一边嚷着“我们队长穿什么不好看!”一边推江波涛,留周泽楷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这边,一路被推进休息室的江波涛同样摸不着头脑。只见杜明一脸严肃地关上门,“启儿,把去年圣诞节剩下的挂花和彩条粘起来!”“远儿,你去三楼把那个红地毯搬上来铺!”“方哥,前台不有束玫瑰吗?咱把花瓣薅下来撒地毯上!”


“不是,”江波涛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们突然什么情况?”


杜明一个箭步冲上去握江波涛的手,“咱轮回有喜了!”


等杜明把事情说清楚,吴启和吕泊远已经圆满完成任务,把休息室布置得像半个婚礼现场。方明华从冰柜里拿了几瓶香槟,只等两位新人海誓天盟结良缘。


江波涛看着大家兴致勃勃的劲儿几次欲言又止,事已至此,他实在说不出口孙翔去买花到底是什么原因。今天中午江波涛路过前台,看见被太阳晒枯萎的玫瑰花,又想起明天老板要回来,琢磨着得换束新的。一回头,周泽楷说等下去买,孙翔说他去就行,周泽楷要一起去,孙翔还来劲,非要自己一个人去,不然就是对他审美能力的不信任。


在他走神的当口,周泽楷下来了,身上穿着轮回夏季队服,正看着休息室外的红毯一脸迷茫。其他人把他拉进来摁在正中间的椅子上,一个说“中场远射绝杀”,一个又说“把握好机会点球”,周泽楷歪着头思考许久,看了看捂着眼睛的江波涛,终于发问:


“呃,西瓜呢?”


孙翔拿着花走进休息室之前,已婚男士方明华正在给队里的单身贵族上课。


“记住了啊,这送红玫瑰花可有讲究,一朵,代表我的心里只有你。两朵,世界只剩我和你。三朵,我爱你。四朵,至死不渝……”


整好数到三十六的时候,门开了,所有人立刻屏住呼吸,扒着缝儿往外瞧。


“哇靠,今年拍宣传照这么夸张?”这是孙翔进门的第一句话。


“不是。”周泽楷抬起头,看着满头大汗的孙翔,把手里的西瓜递了过去。


孙翔接过西瓜,把一束玫瑰花放到周泽楷面前,“看翔哥买的花怎么样!”


“白的?”周泽楷低头闻了闻。


“买红的做什么?”孙翔皱眉,“又不是搞对象。”


储物间里似乎传出什么东西倒翻的声音,他扭头看了一眼,继续吃周泽楷递给他的西瓜。吃完了一抬头,看见对方正在一片一片地扯花瓣,脸上还闷闷不乐的样子。


“干什么啊周泽楷?”孙翔拍桌子,“送你花你还不高兴了!”


“送我?”周泽楷重新抬头看他。


“不喜欢我拿去扔了!”


孙翔气得脸红,说话差点破音。周泽楷紧紧握着花不给孙翔,手指被刺划出了血。


“你看看你这人!”


他又急又恼,把周泽楷的手抓过来。有那么一瞬间,周泽楷离他很近,近到他担心对方能听到自己乱七八糟的呼吸和心跳。储物间里又有什么声音传了出来,他扭头去看,却被窗外的太阳光晃了眼睛。


周泽楷看他发愣,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孙翔的耳朵尖一下子烧红了,他突然觉得今天好热啊,热得他浑身血发烫,热得他快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管他呢。


孙翔心一横,闭上眼睛,在对方的脸上飞快亲了一下。在他逃走之前,枪王凭借惊人的手速拉住了他,储物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他的五个队友从里面冲出来,人手一瓶香槟往他脸上喷。


周泽楷站一旁腼腆地笑,在孙翔缓过神来之前小声说道:


“很喜欢的。”


他们还在喊什么,孙翔早就听不见了,他只知道他的手还在他手里握着,他的未来和他热爱的一切。




 【完】



白玫瑰的花语,我足以与你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