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友情only】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1、

周棋洛刚刚上线,一条公会消息立刻弹了出来。

“西月森林,人齐团”

周棋洛擦擦手上的油,把嘴里的鸡排嚼吧嚼吧咽了,在组队窗点了【接受】。人还没齐,他起来洗了个苹果,回来时发现队伍里多了个不认识的名字。



2、

“介绍一下,我们公会新来的战士,白起,以前是二区主力AD,以后大家一起开团要好好相处。”

会长没上线,于是副会长许墨带头说了一段。其他吃瓜群众个个捧场,在世界频道刷了好几屏热烈欢迎,周棋洛甚至给他唱了半首“公会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呼吸,在新副本刷新成绩”,弄得白起怪不好意思的。等周棋洛唱完歌,二十人本还只组进十八人,大家(主要是副会长)闲着没事做,开始怂恿新人开麦爆照。


公会里起哄,其实就图个热闹,从来没人会真的发照片上来,不过开麦是免不了的,一来便于交流战术,二来便于交流感情。白起脸皮薄,架不住大家(主要是副会长)长达半小时的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威之以胁,等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结束后,属于年轻男性的嗓音在所有人的耳机中轻酥酥震荡起来:


“喂?……咳,听得到吗?我是白起。”



3、

沉默三秒,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此刻公会里的姐妹们没有一个不躁动,没有一个不暴丨动。

悦悦情感充沛的尖叫差点震碎所有人的耳膜,林萌萌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打开录音,顾梦熟练地开始要电话号码,孙小蒙即兴作诗,一句“如果真爱有声音,白哥是我的唯一”传诵千古。马英俊和卓尾配合着鼓起掌,只有直男韩野不屑地“切”了一声,“声音好听顶屁用,谁打得好谁当哥”,话里一股酸味。


许墨幽幽笑了一下,以一种几乎肯定的语气说:“我猜,你有个弟弟?”


白起愣了愣,问他怎么知道,周棋洛突然问了个更古怪的问题:“你以前的ID是不是叫【一白之起】?”

白起没有再说话。

他觉得自己和所有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4、

在周棋洛吃完最后一包薯片时,会长终于上线了。

“不好意思啊,今天开会开得有点久,”和会长一起上线的魏谦满怀歉意地解释道。大家(主要是副会长)立刻见风使舵,见机行事,开始新一轮起哄,让会长请客吃饭。令人意外的是,会长竟然答应了,相当爽快地答应了。

“拿下首杀,我下厨。”会长原话

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此刻,整个工会没有一个不躁动,没有一个不暴丨动。一行人摩拳擦掌,憋足了气,卯足了劲,声势浩荡开了【西月森林】,誓不首杀不睡觉。

十分钟不到,团灭。



5、

“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韩野一脸懵逼,从来不吃夜宵的顾梦拆了三包饼干压惊。

按道理说,他们LY公会的规模虽然不算大,战斗力却是实打实,放到全服也排得上号,再加上三区头牌术士Ares和暗牧Key强强联手,就算ADC换了人,也没可能在小BOSS点就团灭。

白起看了眼自己的DPS,谦虚地讲,是不低,不谦虚地讲,是非常之高。他又看了眼队友,Ares果然名不虚传,输出比一般AP高出整整一位小数点,暗牧的伤害也十分可观,凭借控制技【绝对吸引力】稳稳拉着仇恨,数据同样惊人。

一圈看下来,几个输出似乎都挑不出毛病,正当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担任指挥的副会长突然开口了。

“泽言啊,”他说,“我理解你不想请客的心情,但是不管怎样,请不要骑一只骆驼进来好吗。”

这一说,所有人才注意到,他们的MT骑的还真不是马,是一只披金戴银的骆驼。骆驼和马的建模都差不多,加上各式花花绿绿的的装备,不细看根本分不出来。然而骆驼是野外坐骑,在副本里不具有战斗力,并且这样一只毫无卵用的骆驼标价人民币四位数,说是“土豪の玩具”一点不为过。

“不愧是李泽言。”

许墨说完,简单笑了一下;其他人没有这么好的定力,一个个笑得仿佛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奔跑的大鸭。魏谦不敢笑,白起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又不好意思不笑,周棋洛的笑声又清脆又好听,大家听了忍不住跟着再笑一遍。

不愧是李泽言,面对笑成一锅粥的众人依旧保持着超乎寻常的镇定、冷静和沉着。根据他的判断,当务之急是要重振士气,避免团队出现过度情绪化的不利思想,尽快实现不良后果转移优化,有效控制负面影响,深思熟虑之后,李泽言做了长达十二个字的演讲:

“小题大做。大惊小怪。不过如此。”

第二天,这十二个字不知道被谁(副会长)改成了公会简介。



6、

公会里流传着一个笑话,是关于李泽言的:

有一次,悦悦接受某游戏主播采访,被问到李会长当年为什么从战法改转到T。

悦悦认真想了想,说道:因为他天生擅长嘲讽。


不管怎样,有了骑马进本的李泽言,这次的小BOSS过得轻轻松松。作为MT的李泽言确实强劲,站在BOSS面前能承受住大量伤害,同时走位保护后排,巧妙运用嘲讽技能给怪加了一排DEBUFF,五倍减速,仿佛把时间都静止了一样。


除了T,奶妈也是卡小BOSS的关键,如果奶妈奶不住,输出再高也是白搭。这次队伍里有两个奶妈,其中一个是资本家李泽言的私人专属牧师——魏谦,开团的时候永远只怼着李泽言奶,极其拼命,好像一个没奶住就会丢饭碗似的。

因此其他人只得靠另一个奶妈续命,他是无产阶级的朋友,只干活不说话,哪里缺人哪里补,哪里需要哪里奶,凭借一己之力奶活了整个输出队——感动公会最美奶骑马英俊。为了表彰他的奶妈精神,大家在马英俊生日那天给他寄了一箱彩虹小马。收到彩虹小马的小马哥十分感动,在公会频道郑重其事打字以示感谢:

“我不是gay,谢谢。”

这次靠着两位奶妈的努力,一行人来到大BOSS点时个个满血满蓝。担任指挥的副会长调整了每个人的站位,再三嘱咐“照顾好自己,不然我会心疼”。许墨的声音低沉有磁性,稍加撩拨,惹得姐妹们小鹿瞎鸡儿乱跳,孙小蒙再次诗兴大发,一言“天若有情天亦老,许哥娶我好不好”百世流芳。

只有直男韩野毫不客气地指出“副会长你早点睡心就不会疼了”,结果整整一周被几个穿着黑衣的神秘玩家满地图追杀。

确认过每个人势在必得的眼神,许墨开始倒数五个数,字音刚落,负责开怪的卓尾一个【嫁祸】冲了上去。



7、

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极其艰难的苦战。

龙形BOSS血量极厚,输出高,还有【腾空】和【隐匿】多段走位,火焰魔法AOE全地图,物理攻击暴伤奇高,就算是T抗起来也十分吃力。但是,挑战它的不是别人,正是有“全服第一预判”之称的魔鬼指挥——许墨。

外界对许墨有众多误解,最有名的一个莫非“全靠心脏,没有手速”。前半句不谈,许墨的手速绝对不算低,操作技法炫,花样多,战术活,套路深,不管是PVE还是PVP,常常单靠个人输出就能达成碾压。不过许墨的可怕之处远不止于此,他对于战况的把握准确而精妙,走一步预判一百步,步步不出所料,宛如一台周密运转的机器。

公会里也有一个笑话是关于许墨的:

之前有人看了许墨的对战视频,在评论底下开玩笑说:许哥控制欲这么强,肯定找不到女朋友吧——结果被许墨的女粉喷到体无完肤。

即使如此,这场战斗的难度还是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在许墨的指挥下,总共发起了四次高密度输出,次次都占了卡位的最好时机,但是巨龙的血条才打掉不到四分之一,如果这样下去将进入拉锯战,对己方极其不利。

许墨决定破坏最重要的规则,赌一把。他将二十个人分成三拨,以小队形式进行车轮战。参战成员加上暗牧的BUFF,输出会随着生命值的降低成指数暴增,剩下的人待在牧师的法阵中,避免全地图AOE减员。

他说完,大家立刻表示无条件服从指挥。等火雨结束,由李泽言主导的第五轮攻击开始了。



8、

李泽言的进攻风格概括来说就是两个字:硬杠。他带着五个辅助,头顶天,脚踏地,屹立在地图中间,生生抗下了一次又一次伤害, 同时靠着伤害反击技一点点消磨着BOSS血条。可李泽言的实力再强,血量还是在不断下降,五个辅助拼尽全力也于事无补,技能的读条时间越来越长,必定撑不到下一次AOE。

“别让我失望。”

一开始,没人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来自李泽言。五个辅助相继扑街,正当挥舞到李泽言上方的龙爪即将下落时,巨龙突然停下动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头上的DEBUFF已经叠到了两位数。只见李泽言用剑柄重击地面,制造出能够阻挡视线的小范围沙尘,最后拔出圣剑,在一阵强光中打出了最后一击。

从强光里一举跃出的是周棋洛。由于李泽言的攻击,接下来发起进攻的法师队得到了整整两分钟的空隙,在这两分钟里,BOSS无法获得视野,只能沦为砧板上的龙肉。六个法师将各色法阵一层层累加,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一般刺目,周棋洛在其间轻盈地腾飞跳跃,复数金色铭文笼罩在他身上,使他看起来像个耀眼的小太阳,吸引着每个人的目光。

“小周个性这么开朗,又会唱歌,还和那个很火的小明星同名同姓,现实里肯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直男韩野不合时宜地说起这个话题,引来公会里女孩子们一片“才不会,洛洛是我一个人的洛洛!”,周棋洛吓得手一抖,话都不敢讲一句。

两分钟很快过完,法师队留下所有BUFF术式后漂亮地退场,而受到成吨伤害的巨龙开始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紧接着,长出了第二双翅膀。

“轮到我们了。”许墨的声音听不出感情,白起却从中感受到危险的渴望——那是捕食者对血的渴望。



9、

最后一轮攻击在许墨和白起的带领下进行。面对狂暴化的巨龙,两位战神毫不留情,观战者甚至跟不上他们身形移动的速度,只听见键盘飞速敲击的噼啪声。


二人分别徘徊在巨龙两侧,打两侧夹击的高回避高输出战术。其中,白起把巨龙的翅膀和尾巴作为突破口,抓住时机强力猛攻,等待巨龙失去平衡的瞬间制造爆发性伤害。许墨主攻巨龙上身,每一次都以预判游刃有余地躲过龙炎,用咒文把巨龙走位控得死死的,甚至连对方每次蓄力的收缩都被巧妙计算在内,这种见缝插针的精准既赏心悦目,又令人不寒而栗。


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拉锯战的劣势开始显现出来,场上支援接二连三倒下了。没有辅助,输出只能和巨龙硬碰硬,最后二十人里只剩下白起和许墨还在苦苦支撑。如果他们不能在下一次全地图AOE之前击杀巨龙,必败无疑。大家屏住呼吸,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们二人身上,巨龙的血条同样只剩下最后一点了,现在就看谁能抢得先机。


率先冲过去的是许墨。他先闪避到一侧进行佯攻,等巨龙改变方向后,绕到它的正上方。这是破釜沉舟的一击,如果这一击得手,就能给这场漫长的战斗画上句号,但一旦失败,许墨无法躲避,也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所有人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眼看着许墨举起法杖,就在他即将进行吟唱的一刹那,巨龙猛然抬起头,喷出大量火焰。


许墨眼中的锐利一闪而过,他轻挑法杖,引爆了刚进入副本时设置的法阵,寒冰固结的一瞬间,巨龙血量从百分之五减少到百分之一。还剩最后一口气的巨龙发动技能【隐匿】,硕大的身影随着雾气一瞬间就从地图上消失了。


现在,只剩白起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西月森林中,大范围AOE的警报声在此刻阵阵作响。看着这一幕,每个人都感到万分沮丧,他们离胜利曾经这么近,却又失之交臂。BOSS已经离开了视野,再怎么强大的输出也无能为力。白起依旧一动不动在原地站着,不知心里是失望还是绝望。



10、

白起既不失望也不绝望。


他抬起眼,微挑嘴角,只说了一句话——一句直到十年后还被所有战法津津乐道、奉为经典的传世名言——


“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知到。”

说完,白起把手举过头顶,对着空无一物的广阔天空连开五枪。下一秒,巨龙应声坠落,强烈的震动惊飞了森林里的鸟雀。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里,胜利界面出现在屏幕上。

“风场控制,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许墨发出一声浅淡的叹息。

只是他的声音早已被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和欢呼声淹没了。在这历史性的凌晨三点,恋语市内近二十处民宅、办公室和网吧传出了喜悦的嚎叫。

林萌萌、悦悦、顾梦和孙小蒙边喊边死死捂住另一个的嘴巴,直到听见安娜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直男韩野涕泪横流,连喊了十几遍“白哥以后我跟你混!”。马英俊默默摘下耳机,没有说话。卓尾手速惊人截图发了论坛,标题一个大大的“周一见”。


李泽言盯着屏幕上方悬挂的全服首杀公告看了会儿,给魏谦发了条消息:把公会扩招提上日程,顺便给souvenir添几张桌子。

通宵两个晚上的周棋洛倒在床上,困得眼睛也睁不开。许墨却一点儿没有要睡的打算,他走到凉台上,给栀子花浇了点水,回来继续整理研究所的实验报告。

至于白起,他揉揉眼睛,换了件衣服,从窗户出门,在凌晨三点的恋语市巡逻一圈之后,认真填写了执勤报告:


3月29日,晴

今日无事发生。





(完)

评论(1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