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妙不可言

【摸了条小鱼】

【SBSS】


《妙不可言》


我讨厌人工添加剂。

我喜欢的东西,让我想想,我喜欢……想到一个:冬天,热血溅到脸上的感觉。有点像挤奶油。

我讨厌住在老房子里歇斯底里的老女人,还有她用指甲抠墙时掉下来的白色碎末。

我喜欢泰瑞布教区的妓女。

我讨厌洗碗精,但是我不讨厌从阴沟里流出来的彩色洗碗精泡沫。

我喜欢一边走,肠子一边往外流的猫。

我讨厌别人冲我喊“布莱克”,操他妈的。

我喜欢凌晨四点,墓地里的雾和松枝生起的火。

我讨厌掺水的威士忌。准确地说,我他妈讨厌那个往我的威士忌里掺水的混蛋。

我喜欢把茶桌上的糖换成明矾——前提是弄不到砒霜。

我讨厌“假设”,假设科嘉西岛的马斯卡林鹦鹉学会说“假设”这个词,它们最多只能活三十八年零四个月。

我喜欢艾柏巴丽蒂的床戏。

和她浪荡的留言,“我明早会登门拜访,若不欢迎我,请不要留在家里。”

事实上,我不能说我讨厌维多利亚式衬衫的双排扣。

我喜欢看小孩拔掉蝴蝶翅膀。

我最讨厌做爱的时候听到这句话:“叫我以实玛利。”

叫我被世界抛弃之人。很多年以前,我的钱包里分文不剩,陆地看来没什么好混的了,不如干脆在更加广阔的大海里碰碰运气吧。这是我惟一的去处。

我喜欢血管里不断涌动的蓝色颗粒,它们黄昏的时候开始发光。

我讨厌拼成“爱”的四个字母。妈妈应该教过你,爱是所有指控中最严重的一种。

我喜欢复活节集市,彩灯缠绕在潮湿的光里,每个人都很快乐,有时风会穿过送葬的人群。

我讨厌某些特定品质,缺乏耐性和技巧的接吻首当其冲。

我喜欢把性、暴力和政丨府混为一谈的表现主义。

我讨厌方济各,他给天上的鸟灌输天主教教义,好叫它们有一天会忘记飞。

另外,我讨厌射丨精。

我喜欢运河里的水浪连着喘息声,渔夫在码头边磨一柄旧斧子。

还有多罗泰亚的早上。

在那以前,我只知道监牢和地下水路,而多罗泰亚的早上使我觉得今生今世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感受,而现在我知道,这只是那个早上让我走进多罗泰亚的许多条道路中的一条。

我讨厌装在相框里的旧照片。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有时候他会动,甚至会说话,指使我把沙发搬到阁楼上。我们抽烟,喝白兰地,看老掉牙的电影。 

夜里,让·皮埃尔·热内在皮革围兜上擦了擦手,推着装满粉红色肉肠的自行车开口问:

“你喜欢人生吗?”


谁知道呢?


偶尔吧。




(完)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