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意难平(六)

【韩周】【叶周】【江周】/【黄喻】

本章【韩周】结局(上)

意难平(一)

意难平(二)

意难平(三)

意难平(四)

意难平(五)



喻文州回到房中,想起方才黄少天所说之人,又想起白日里发生的种种,难得有些失神。轮回山庄里的局看似拙劣,实则无一着不险,稍有不慎便是灭顶之灾。


正当他凝思之际,桌上的油灯忽然灭了,黑暗中听得屋顶有脚步响动。他不再动作,待那声音消失重新点起灯火,却见油灯旁多了件小物什。那小物以黑翡制成,颜色青暗,剔透玲珑,是围棋中的一枚黑子。不等喻文州细想,门外忽然传来黄少天的声音,他忙将黑子收入袖中,刚一开门,外头拧着眉的剑圣立即抓住他的肩,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一遍。


“少天?”


见喻文州并无伤处,黄少天放下心来,转头用轻功一跃上了房顶,仔仔细细查了几圈不见人影,他这才回到屋中,前后插好门窗。喻文州走过来问道:


“怎么了?”


“啊?没,没事,”对方难得结巴起来,“那什么,凶手还没抓到你一个人小心点儿,我来就是想说那个呃小卢说让你早点睡呢这地方夜里可凉你要记得把暖炉点起来多盖几床被子多喝点热水还有……”


喻文州只笑不语,伸手理了理对方头上翘起的金发。


“少天有什么事想和我说?”


喋喋不休的剑圣终于哑火,只见他尴尬地撇开视线,眼见装不下去了,站在那儿支支吾吾好一会儿。喻文州又笑了。


“如果是兴欣和魏师傅的事,我都知道了。抱歉少天,还让你们担心。”


“你既然知道……”黄少天偷偷瞟着喻文州的脸色,“知道这事儿和你没关系,就别放在心上了。”


喻文州沉默半晌,温和地说了声谢谢。黄少天一人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横竖放不下心来,又说不上什么安慰的话,只得七绕八拐岔开话题,问起昨夜的悬案是否有了眉目。


“要破此案,其实并不难。”喻文州抬起眼,“少天对那位韩将军怎么看?”


黄少天想了想,道:


“韩文清这个人吧,武功虽好,说话做事却是横冲直撞蛮不讲理,人周姑娘怎会看上他呢?再说身经百战的霸图铁血营的大将军居然为了个姑娘情难自禁千里求爱,鬼才信哩!不过是想和轮回攀亲借兵,自导自演一出戏罢了。”


“说得不错,却也未必。凡事无绝对,有一万,就有万一。”


听着喻文州笃定的语气,黄少天有些困惑。


“这‘一万’怎么说,‘万一’又怎么说?”


“说来话就长了,”喻文州卖个关子,把泡好的白茶递出一杯给黄少天,悠悠开口道,“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讲起。”


“两年前,嘉王朝外患初平,远征大将军韩文清不及返京便在漠北营外遇险,满朝文武无不惊愕。虽说当时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兵部侍郎刘皓身上,给他定了个通敌死罪,却很难说究竟是刘皓自作主张还是当朝天子授意而为。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谁料人算不如天算,这位韩将军被人搭救,非但大难不死,还在漠北挂起霸图的旗帜,抗旨拒不回京,俨然是准备谋反自立为王。现如今,嘉王朝准备出兵平叛,霸图营场夜夜号角长鸣,怕是等不到明年开春就会再起征伐。此次韩文清来扬州,醉翁之意恐不在此处,而在百花的军火。百花与嘉王朝宿怨颇深,若霸图起兵,百花定然相助。不光是百花,嘉王朝这些年苛政酷吏,横征暴敛,朝野内外怨声四起,江湖各路义愤填膺,只等霸图揭竿而起,必将一呼百应。”


闻言,黄少天不禁咋舌。


“如此说来,昨夜之事果真与他毫无干系?”


“非也,少天,”喻文州笑了笑,“我可以断定昨夜之事正是韩文清所为。”


“可……这又是为何?”


见黄少天满脸惊诧,喻文州抿一口茶水咽下,仔细解释道:


“少天还记得瀚文是如何说的?昨夜子时,韩将军从百花楼离开了将近一柱香时间,他大可乘此机会渡船进入轮回山庄后花园。”


“这不可能啊,小卢说……”


喻文州把话接过来。


“小卢说,从百花楼到轮回山庄,全力划船也要超过半柱香才能到,而韩将军总共才离开了一炷香时间,按理根本没有余裕进入花园做别的事,因为从百花楼到轮回山庄要超过半柱香的时间,所以从轮回山庄回到百花楼也要超过半柱香的时间,是不是这样?”


黄少天依旧云里雾里,喻文州继续说道:


“少天再想一想,扬州地势北高南低,大小河流均自北向南直至入海,而百花楼位于轮回山庄南侧。乘船从百花楼到轮回山庄是自下游往上游走,逆水行舟,必然慢些,从轮回山庄去百花楼却是顺水,因此要不了半柱香时间。且夜里与白日相比风急水快,韩将军又比小卢功夫更深些,一来一回便要不了一柱香。”


话音未落,对面的剑圣蹭地站了起来,拍桌大骂道:


“好啊,这样的人还当什么将军呢!我这就去抓了这个禽兽不如的混账东西投进大牢让他尝遍四十八大酷刑下辈子投不了人胎!”


“等等别急,”喻文州劝阻道,“少天,且听我把话说完,你要做什么我都不拦你。”


看到黄少天稍稍冷静一些,喻文州接着讲下去:


“若昨夜之事确为韩将军所为,轮回山庄为了小姐的名声,最好的选择便是顺水推舟,将小姐许给韩将军,这样一来霸图起兵也能借助轮回之力,胜算又添了几分。按照本朝律例,只要双方自愿成婚,外人便无权干涉,韩将军也能因此脱罪。


你刚才说韩文清说话做事横冲直撞,那些冲动之举不过是掩人耳目,逢场作戏而已,为的就是让人相信他对周家小姐有情,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他的副官张新杰素以谋略著称,在战场上能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昨夜之局布得如此精巧,如今霸图可以说是胜券在握了。”


“话虽如此,”黄少天还是不解,“可只要周姑娘不认,岂不就能让韩文清一夜间身败名裂?轮回就甘愿吃这个哑巴亏?”


“少天,”喻文州叹了口气,“你来轮回山庄也有数日,可有发现这庄中之人与我们有何不同?”


“不同?有何不同?”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轮回山庄中家仆的穿着与中原人家相比,花式纹样皆极少见,且按中原礼俗,家仆身着白衣被视为不吉,因此大多着青色或蓝色常服。只有西域异族以白绸白锦制衣,饰以灰、黑、黄三色长带,他们精通奇术暗器,方明华的飞针和医术少天也见识过了,手法与中原医者全然不同,就连山庄花园内的草木和酿酒用的果实,亦非中原所有。”


见黄少天陷入沉思,喻文州顿了顿,继续道:


“轮回本是一支靠佣兵起家的弱旅,能够壮大至与仁医微草、机关道雷霆、秀楼烟雨甚至剑阁蓝雨等各路名门比肩,全靠两年前接管山庄的少庄主周泽楷。传言此人出身西域部族,自幼父母双亡,后为前任轮回庄主所收养,武艺超群,又射得一手好箭,对嘉王朝来说是不小的威胁。”


“也就是说,”黄少天倒吸了口凉气,“两年前,韩文清在边塞遇险被周姑娘所救并非巧合?这周泽楷早就想向朝廷寻仇,所以让自己的妹妹和大将军牵线,两年来暗中筹谋等待时机,然后设下圈套以联姻之法堂而皇之加入叛军?”


喻文州听完笑道:


“不错,看来我不在的日子里,少天还是很有长进的。只是有一点,少天说错了。”


不等对方发问,他已伸出手指,蘸着茶水在桌上比划起来。黄少天一看,只见上面赫然留着四个字:


周氏无女。


“要变天了,”喻文州攥着袖中那枚黑子,轻声说道:


“不论结果如何,你我都要早做打算。”



(未完待续)



下一章韩周大婚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