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茧

是的,这是个没有心的时代

孙翔说他要自己去买花

【周翔】



孙翔说他要自己去买花。

 

杜明正吃着西瓜吐着子儿,等反应过来,训练室的门已经嘭一声关上,走廊里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也消失不见了。他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隔着窗玻璃往外看的时候,正午毒辣的太阳光猛地晃了他的眼睛。


孙翔从一楼大厅出来,身上穿了件黑T恤,站在路口被沥青马路的热气烫得直扯领子,几串项链挂在脖子上哐当乱响。离这儿最近的花店在另一条街上,来回少说半个小时。孙翔步子迈得很大,手插在裤兜里,下巴尖朝上抬着,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穿过马路很快就没了影儿。


吴启拎着两杯绿豆冰沙走进来,看到杜明在窗户前杵着,也不出声,直接绕到他背后把摸过冰的手塞进他脖子里。杜明生生吓了一跳,气得追出去十几米。闹够了,两人往休息室的沙发里一瘫,杜明先是挖了几口冰沙,突然问吴启:“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吴启头都没抬,“老板明天出差回来,今天放假最后一天。”

“奇了怪了,”杜明叼着塑料勺子看天花板,“你说今天也不过节,孙翔买花做什么?”

“不过节就不能买花了?”吴启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和着每次和兴欣打比赛,你手里抱的那一大捧都什么?”

“这能一样吗?”杜明狠狠捅他一把,“我的花有人送,孙翔有吗?”

“当然有啊,”吴启毫不留情地捅回去,他下手力气更大,硬是把杜明挤到了地上。


“你说队长?”杜明站着愣了会儿,迟疑地问:

“他给队长送花……什么意思?”

吴启白了他一眼,“你给人唐柔妹子送花什么意思?”说完他自己先意识到了,用手捂住半张嘴。

“不行,”杜明拍案而起,把剩下的沙冰一口气倒进嘴里,“事态严重,必须上报组织!”


两人一路小跑奔向江波涛的房间,哐哐哐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倒是把正看着球赛的吕泊远和方明华喊了出来。杜明拉着他们将刚才的事情重新讲了遍,边讲边比划,把吕泊远和方明华听得一头雾水,吴启在旁边看不下去,帮他提炼了一下中心思想:


“突破禁区临门一脚,成败关乎轮回未来——是哥们必须帮!”


哗啦,吕泊远手里的薯片掉了一地。


“孙翔和队长居然是……这种关系?”

“我去,这么明显你没发现!”杜明惊讶地看他一眼,“上回我们一起下馆子,他俩喝完酒可就差手牵手了。”

“还有之前去K歌那回,”吴启补充,“孙翔拉队长唱都什么啊,无解的眼神心像海底针?全世界只对你有感觉?”

方明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说起来,”他回头指了指吕泊远,“你手上这薯片,前天孙翔特意给队长买的……”

“这不是重点,”短暂的沉默过后,杜明拦下一脸视死如归的吕泊远,“重点是,队长现在人在哪儿呢?”


“这儿。”


周泽楷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跟在后面的江波涛被他们一脸见鬼的惊恐表情逗乐了,笑眯眯地问:“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今……今天好热啊……”杜明咽了咽口水,用手推旁边的吴启。

“可不是吗!天,天气预报说有四十度呢……”吴启看向旁边的吕泊远。

“哎方哥你不热吗?”吕泊远把话抛给方明华。

“还好,房间里有空调。”方明华自然地接话,“倒是小周,你穿长袖不热吗?”

周泽楷点点头,“拍照。”江波涛把话补全:“小周刚刚在拍宣传照,拍完回来换衣服就看到你们堵在门口。”

“那赶紧换衣服,热坏了怎么办!”杜明马上站到一边,揽过吴启和吕泊远就往外走,“队长你先忙,等下来休息室吃西瓜!换最好看的衣服下来啊!”

其他人当即会意,一边嚷着“我们队长穿什么不好看!”一边推江波涛,留周泽楷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这边,一路被推进休息室的江波涛同样摸不着头脑。只见杜明一脸严肃地关上门,“启儿,把去年圣诞节剩下的挂花和彩条粘起来!”“远儿,你去三楼把那个红地毯搬上来铺!”“方哥,前台不有束玫瑰吗?咱把花瓣薅下来撒地毯上!”


“不是,”江波涛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们突然什么情况?”

杜明一个箭步冲上去握江波涛的手,“咱轮回有喜了!”


等杜明把事情说清楚,吴启和吕泊远已经圆满完成任务,把休息室布置得像半个婚礼现场。方明华从冰柜里拿了几瓶香槟,只等两位新人海誓天盟结良缘。


江波涛看着大家兴致勃勃的劲儿几次欲言又止,事已至此,他实在说不出口孙翔去买花到底是什么原因。今天中午江波涛路过前台,看见被太阳晒枯萎的玫瑰花,又想起明天老板要回来,琢磨着得换束新的。一回头,周泽楷说等下去买,孙翔说他去就行,周泽楷要一起去,孙翔还来劲,非要自己一个人去,不然就是对他审美能力的不信任。


在他走神的当口,周泽楷下来了,身上穿着轮回夏季队服,正看着休息室外的红毯一脸迷茫。其他人把他拉进来摁在正中间的椅子上,一个说“中场远射绝杀”,一个又说“把握好机会点球”,周泽楷歪着头思考许久,看了看捂着眼睛的江波涛,终于发问:


“呃,西瓜呢?”


孙翔拿着花走进休息室之前,已婚男士方明华正在给队里的单身贵族上课。“记住了啊,他要是拿一朵红玫瑰,代表我的心里只有你。两朵,世界只剩我和你。三朵,我爱你。四朵,至死不渝。”整好数到三十六的时候,门开了,所有人立刻屏住呼吸,扒着缝儿往外瞧。


“哇靠,今年拍宣传照这么夸张?”这是孙翔进门的第一句话。

“不是。”周泽楷抬起头,看着满头大汗的孙翔,把手里的西瓜递了过去。

孙翔接过西瓜,把一束玫瑰花放到周泽楷面前,“看翔哥买的花怎么样!”

“白的?”周泽楷低头闻了闻。

“买红的做什么?”孙翔皱眉,“又不是搞对象。”

储物间里似乎传出什么东西倒翻的声音,他扭头看了一眼,继续吃周泽楷递给他的西瓜。吃完了一抬头,看见对方正在一片一片地扯花瓣,脸上还闷闷不乐的样子。


“干什么啊周泽楷?”孙翔拍桌子,“送你花你还不高兴了!”

“送我?”周泽楷重新抬头看他。

“不喜欢我拿去扔了!”孙翔气得脸红,说话差点破音。周泽楷紧紧握着花不给孙翔,手指被刺划出了血。

“你看看你这人!”

孙翔又急又恼,把周泽楷的手抓过来。有那么一瞬间,周泽楷离他很近,近到他担心对方能听到自己乱七八糟的呼吸和心跳。储物间里又有什么声音传了出来,他扭头去看,却被窗外的太阳光晃了眼睛。


周泽楷看他发愣,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孙翔的耳朵尖一下子烧红了,他突然觉得今天好热啊,热得他浑身血发烫,热得他快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管他呢。


孙翔心一横,闭上眼睛,在对方的脸上飞快亲了一下。在他逃走之前,枪王凭借惊人的手速拉住了他,储物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他的五个队友从里面冲出来,人手一瓶香槟往他脸上喷。


周泽楷站一旁腼腆地笑,在孙翔缓过神来之前小声说道:


“很喜欢的。”


他们还在喊什么,孙翔早就听不见了,他只知道他的手还在他手里握着,他的未来和他热爱的一切。




 【完】



白玫瑰的花语,我足以与你相配




评论(7)

热度(156)